俏皮小妖精

第十九章 南非旅行


  

  距离那次见面已经有一个月了,邵宇寒也只是偶尔给邢克瑶发个信息,其他的也没什么交集。

  那件事情之后,整个仁心都知道邢克瑶是邵宇寒的正牌女友,可他却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

  那天邢克瑶心情很郁闷,她和她的团队准备了半年的case,竟被人截胡了。加上邵宇寒一直没有什么联系,她的心情简直跌倒了谷底。

  邢克瑶和助理交代了一下,说她想要出去散散心,还让助理给她定了一张去南非的纳米比亚的单程票。

  邢克瑶记得那时候邵宇寒说过,他要带她去那里的纳马夸兰国家公园,因为那里有无边无际的沙漠和大西洋。特别美丽。

  只是他说完后的一个月,他们就分手了。

  机票是第二天的,邢克瑶给邢克垒发了一条信息说了一声就继续收拾行李。

  邢克垒一看见邢克瑶的信息,就着急的去找邵宇寒。他记得姐姐之前和他聊过,这次回来就是为了邵宇寒,如果他没有那个意思的话,她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邵宇寒,你到底对我姐有没有意思?”邢克垒怒气冲冲地对邵宇寒嚷道。

  “怎么了?你怎么说这种话?”

  “你知道吗?我姐刚才给我发信息,说她明天就要走了,她说她先去散散心,然后可能就不回来了。她定的可是单程票!”邢克垒有些添油加醋的说道,其实姐姐只说出去散心并没有说不回来。

  “什么!”

  邵宇寒确实有些慌了。

  他本想前几天就要找机会和她表白的,可没想到一下子来了几起车祸就耽误了。

  “这是我姐的航班号,你自己看着办吧。”

  “邵宇寒,也许你不知道七年前应该是我回家继承家族的生意,只是我姐知道,干特警是我最喜欢干的一件事情,所以她成全了我,而她却放弃了她最爱的医生这个职业,还有……她最爱的你!那七年她好像都没怎么笑过!”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还有以后不要叫我邵宇寒!叫姐夫!”

  说完他就朝院长办公室走去。

  那天从邢克瑶家里出来时,他其实就计划好了要带她去南非沙漠看星星,他想要在那里向她表白。所以他之前就已经请好了假,要不是院里工作忙,说不定他和她就已经到南非了。

  邵宇寒买的和邢克瑶同一个航班。

  只是他没告诉她,他想要给她一个惊喜。

  第二天邵宇寒悄悄地一路跟着邢克瑶,看着她先上了飞机,他才上去的。

  下了飞机他又跟着她入住了同一间酒店,他住到了她的隔壁。

  一路上邵宇寒就和做贼似的,他好像还没有如此狼狈过,但是他知道全世界只有邢克瑶值得他干这么狼狈的事情。

  晚上收拾好行李,邢克瑶一个人无聊的在酒店楼下的酒吧里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威士忌。看着她好像醉了,邵宇寒替她接了帐,然后背着他回到了酒店里他的房间。

  “邵宇寒,难道是我看错了,怎么可能是你?”她迷迷糊糊的说着醉话。

  他轻轻的擦着她有些出汗的额头,把她的外套脱掉,让她可以睡的安稳些。

  “怎么可能是你!你是仁心邵大主任,没有谁可以让你放弃你的病人,你的专业!邵宇寒,你知道吗?我讨厌你的理智!我讨厌现在的邢克瑶,我不想做邢氏集团的邢克瑶,我不喜欢穿高跟鞋,我不喜欢应酬,我不喜欢穿晚礼服。我讨厌无所不能的邢克瑶!”邢克瑶断断续续的说着。

  “那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邵宇寒,全世界邢克瑶最爱邵宇寒!我想做全世界最好的邵宇寒的邢克瑶!”

  说完她就睡了过去。

  他俯下身子亲了她额头。

  你一直是邵宇寒的邢克瑶。

  他在她耳边轻轻说道,虽然他知道她听不到,但是他还是想要和她说。

  早上她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自己没有在她的房间里,她扭过头发现了睡在她身边的邵宇寒。她看了一下自己衣服还是昨天出门的那身衣服。

   “现在担心不是太晚了吗?”他其实早就醒了,看着身边的爱人突然有种很踏实的感觉。

  “你……你怎么在这?”她错愕地问道。

  醒来后,她发现身边竟然躺着的是他。

  “我怎么在这你不知道吗?”他问着她。

  她有些意外的看着他,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可是我知道你为什么要来这里。”他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我不知道!”她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你这人啊!永远都是比谁都聪明,却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现在的她只想逃离这里,她怕他说的不是她想的。

  他拉住了她的手,走到她面前,认真的说道:“克瑶,我非常清楚你为什么要来这。以前的事情我都记得,我记得我答应要带你来这里看星星,却没想到我们七年后会以这样的方式来这里。我知道你是因为我才回到江宁,我何尝又不是呢!其实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你怕我的答案不是你想要的,所以你一直在逃避。我一直觉得,有些东西过去了就过去了,别回过头去追,追了也没有用,但是七年后又遇到你,我不想再放你走了。如果能回到七年前,我一定会大声地让你留下,绝不会让你走了,这次我不想再遗憾了。”说完,他在她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然后紧紧地把她拥入怀中。

  “怎么邵医生这次不理智了吗?”她在他怀中俏皮的仰起头冲他撒娇的说道。

  “我已经因为这该死的理智错过了你七年,你那么好,我怎么舍得再次错过你!”他低下头深情的吻着她。

  她开心的留下了幸福的泪水。

  这一刻她等了他七年。

  幸好,一切都刚刚好。

  他是她的。

  她是他的。

  一阵深情拥吻过后,邵宇寒的床旁电话不合时宜的想起。

  “是谁的电话?”邢克瑶疑惑的看着他,她记得他们在这里没有朋友的。

  “是前台,通知我中午退房。”

  “退房?你要走?”她撅着嘴问道。

  “怎么?舍不得我?”看到她如此可爱的样子,不禁打趣道。

  “才没有,你爱来就来,爱走就走!”她倔强的说道。

  “好了,不惹你了,你在这,我怎么舍得走呢!我当然是要搬到你房间啊!”见她有些生气,他紧紧抱住了她。

  她迟疑了一会儿。

  “你都不问问我吗?我们才刚和好哎!你就这么笃定我会同意啊!要是我刚才不同意和你复合呢!”她撒娇的说道。

  “那我只能睡在你房间门口喽!我们的感情已经经历了七年岁月的洗礼,我们很珍惜我们之间的感情。”

  她突然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克瑶,以后你就是邵宇寒的邢克瑶,在我面前你可以怎样都行,不需要伪装。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了,剩下的狂风暴雨我来替你挡着。”

  她突然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她静静地想着:天呐!她昨天晚上到底说了多少醉话,应该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吧。

  “有没有很熟悉的感觉,我好像应该感谢你喝醉了呢!让我认识了一个不一样的邢克瑶,只属于邵宇寒的邢克瑶。”

  “克瑶,以后我不许你在没有我的时候喝那么多。”他严厉的说道。

  “因为你醉酒的样子很迷人。”他在她耳边深情的说道。

  邢克瑶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PS:邵宇寒撩妹的功夫了得啊!不过应该是全世界只有他的邢克瑶的专属吧!

评论(2)

热度(48)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