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第83章 拯救束文波(下)

    邢克垒决定一定要把束文波这个呆子约出来好好谈谈,他知道他和阮青夏的问题不解决,他是没办法安心和米佧约会的。所以就算是为了以后约会时不被打搅,他也要好好教一教束文波怎么谈恋爱。 


    咖啡厅里,束文波一脸懵圈地看着对面严肃的邢克垒和米佧。 


    “知道干嘛来吗?”邢克垒斜眼看着束文波。 


    “晚上回队里,我给你打车?” 


    米佧低着头偷偷笑着,邢克垒白了他一眼,果然和他预想的一样,他这个呆子竟然还意识不到女朋友在生气。 


    “老郝批评我了?”束文波继续忐忑地问道。 


    邢克垒又给了他一个白眼。 


    米佧在一旁看不下去了,“问一下啊!你不是跟小夏看电影去了吗?你们都干什么了?”她直接问道。 


    一听不是队里的事,束文波瞬间松了口气,“没干嘛呀!那个电影是爱情片,我还买了爆米花套餐,座位也很好啊!”束文波自信满满地说道。 


    “谁问你这个了,干什么了?有没有牵手?”邢克垒这个暴脾气接着就起来了。 


    束文波像是个拨浪鼓似的摇着头。 


    “那你买了几桶爆米花啊?”米佧有些无语地问道。 


    束文波还调皮地冲他伸了一个2的手势。 


    “你怎么不买一车撑死你!”邢克垒生气地说道,他突然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邢克垒刚想发火,只听见身后有人哈哈大笑起来,他和米佧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坐着的竟然是邢克瑶。 


    “不好意思啊!我真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太好笑了!”邢克瑶拿起身边的包包坐到了邢克垒身边。 


    “姐夫呢?”邢克垒问道。 


    邢克瑶指了指向他们走来的邵宇寒,“他去帮我买咖啡了。” 


    “都在啊!”邵宇寒冲大家点点头,然后把咖啡放到了邢克瑶面前,还细心地帮她加了一个方糖和半份奶。 


    “难道买爆米花不对吗?”束文波问道。 


    邢克垒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是这样的,一桶爆米花放在这里,然后两个人一起吃……”邢克垒默契地牵着米佧的手冲束文波演示道。“懂了吗?” 


    束文波这才反应过来。 


    “那后来比武结束后,你又干什么了?”米佧继续问道。

 

    “庆功宴结束以后,我就跑出去约小夏吃晚饭,小夏可高兴了,她说随便吃点,然后想去山顶吹吹风,我说太晚了,那肯定影响休息,而且夜里山顶风那么大,肯定会感冒,我就说赶紧送她回家,然后我去了趟洗手间,等我出来的时候,人没了。” 


    听完束文波的讲述,米佧已经笑得倒在了邢克垒的怀里,“不是你这么怕她冷,你怎么不带她去蒸桑拿呢!”邢克垒冷嘲热讽地说道。 


    束文波一脸疑惑地看着邢克垒,“我没觉得我和小夏的约会有什么问题啊!”一脸无辜地说道。 


    “小夏要的是贴心的男朋友,而不是烦人的老爸!”邢克瑶实在看不下去了,“束文波,谁家情侣约会不到九点就回家?”她斜眼看着束文波。 


    “难道不是吗?”束文波弱弱地问道。 


    只见一直沉默的邵宇寒喝了一口咖啡,慢悠悠地说道,“并不是!” 


    “克瑶姐,您和邵主任约会也是很晚才回家的吗?” 


    “他们俩!”邢克垒撇了撇嘴,“要么他留宿我姐家,要么我姐在他家。”他指着一旁的邢克瑶和邵宇寒说道。 

 

 

    束文波像根木头似的杵在那里,他竟不知道原来谈恋爱还可以这样谈,他好像是从封建时代穿越过来的人。 


    邢克垒看到咖啡厅里有人打伞进来,就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他叫束文波去把买伞,然后去接阮青夏下班。好像下雨天更可以拉近一对情侣的关系,更何况还是吵架中的情侣。 


    但……束文波好像不太明白邢克垒的意思,因为他从外面买伞回来时,手里有两把伞。 


    四个人集体对束文波翻了个白眼。 


    束文波还以为是伞买少了,正准备出去再买几把时,被邢克垒叫住了,抢走了他左手中的一把伞。 


    束文波走后,四个人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知道自己捡了个宝吧!”邢克垒一脸傲娇地说道。 


    “宝?是变废为宝吧!”米佧调侃道。 


    “唉!也不知道是谁当初跟人家约会的时候……”邢克瑶还没说完就被邢克垒用一颗开心果堵住了她的嘴,还不断地冲她作揖,她这才作罢。 


    邵宇寒也剥了一颗开心果塞到她的嘴里,“我的女朋友我自己来照顾就好了。”他有些吃醋地说道。 


    邢克瑶冲他撇撇嘴。 


    “邵主任,瑶瑶姐,你们一会儿准备干什么去?” 


    “他买了电影票,准备一会儿去看电影。”邢克瑶秀了秀手中的电影票。 


    米佧看了看电影票,是《驯龙高手3》,而且还是情侣座。她疑惑地看着邵宇寒,“邵主任,您不是一向自称是辩证的唯物主义者吗?怎么会对这种科幻类的电影感兴趣呢?” 


    邵宇寒笑了笑,他幸福地搂着邢克瑶,“她喜欢嘛!” 


    邢克垒长叹了口气。 


    谈恋爱,比起邵宇寒,邢克垒和束文波当然是自愧不如。要不然像邢克瑶这么挑剔的人,怎么可能坚持了这么多年! 

 

 

    在电影院马路对面,邵宇寒一手撑着伞,一手搂着邢克瑶。 


    “他好像是从上个世纪来的人一样。”邵宇寒看着马路上一前一后的束文波和阮青夏笑着说道。 


    邢克瑶看到马路上的束文波正走在阮青夏的后面打着伞,“他可真是朽木不可雕也啊!都暗示到这个份上了还是不会。”她笑着说道。 


    邵宇寒无奈地摇摇头。 


    “邵医生,你是不是也不知道一桶爆米花这个桥段啊?”邢克瑶指着邵宇寒买的一桶爆米花笑着说道。 


    邵宇寒没有说话,他搂着她肩膀指了指电影屏幕,“电影开始了。”他静静地说道。 


    邢克瑶撇了撇嘴。 


    整场电影邵宇寒都在睡觉,都散场了他还没醒,要不是清场了,她还真舍不得叫醒他。 


    从电影院出来,邢克瑶一句话也没有说,邵宇寒以为她是生气了,“克瑶,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下次我保证不睡觉了好不好。”他拉着她的手柔声说道。 


    “宇寒,我没有生气,我只是有些心疼和自责,明知道你刚下夜班,却还不懂事地拉着你陪我看电影,看的还是你不感兴趣的科幻电影。”邢克瑶有些懊恼地说道。 


    “克瑶,陪你看电影是我自愿的,而且在你身边睡觉,我很踏实。在我身边,你不需要变得懂事乖巧,你只要做你自己喜欢的就OK了,剩下的一切都可以交给我。”说完,他把她宠溺地抱在怀中,不管别人对他们的指指点点。 


    邢克瑶听到人群中有人在议论:看他们,一把年纪了还这么腻歪……她突然想要从邵宇寒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却被他死死搂住。 


    “宇寒,快放开我了,会有人笑话啦!” 


    “不要!我就是想要全天下的人嫉妒你!我就是想让全天下的人知道我邵宇寒的女人无论到了多大岁数,都可以任性地撒娇!” 


    “知道啦!宇寒,我要去洗手间啦!”她害羞地说道。 


    邵宇寒这才舍得放开她。 

 

 

    邢克瑶从洗手间出来,就被邵宇寒拉着来到I DO专柜。

 

    “突然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她歪着头笑着问道。 


    他轻咳了一下,“那个……快到你生日了嘛!给你选个生日礼物。”他心虚地说道。 


    “这里可是钻戒!” 


    “嗯,我知道啊!有没有谁规定生日礼物不能送钻戒。”

 

    邢克瑶微微笑了笑,她并没有打算拆穿他,她就是想看看他到底要憋多久才肯把那句话讲出来。 


    “这个怎么样?”他指着一枚六爪星星的钻戒问道。 


    她满意地点点头,是她喜欢的类型,而且她也知道六爪钻戒是代表爱情的戒指。 


    “您好,请拿这个!”邵宇寒对服务员指着那枚六爪星星的钻戒说道。 


    “先生,是要几号呢?” 


    “5.6号。”邵宇寒静静地说道。 


    邢克瑶一脸疑惑地看着他,她竟不知道,他就连这么细微的事情他都了解。 


    服务员拿出那枚戒指递给邵宇寒,邵宇寒庄重地给她戴上,“不许摘下来了,我去付款。” 


    邢克瑶一脸幸福地笑了笑。 


    “小姐,悄悄告诉您哟!这枚戒指其实是您男朋友提前一个月就定好的。”那个服务员悄悄地在邢克瑶的耳边说道。 


    邢克瑶低下头,摸着那枚戒指一脸甜蜜地笑着,“他这个傻瓜,就不担心我不喜欢这个样式吗?” 


    “走吧!”付完钱,邵宇寒拉着邢克瑶那只戴着戒指的手静静地说道。 


    邢克瑶点点头。 

 

 

    “宇寒,你等我一下,我去上个卫生间。” 


    邢克瑶从洗手间出来时,恰巧看到邵宇寒正和一个年轻女孩在打着招呼。见到她走过来,他赶紧拉着她的手对那个年轻女孩介绍起邢克瑶。 


    “这是我未婚妻。” 


    “这是我们科里新来的规培生。” 


    邢克瑶调皮地看了邵宇寒一眼,然后冲关晴悦点点头。

 

    “姐姐好,我是关晴悦。” 


    关晴悦伸手和邢克瑶握手时,看到了邢克瑶左手无名指上那枚对于她而言相当刺眼的钻戒。 


    邢克瑶大方地和她握着手, “你好,我是邢克瑶。”她看一眼就知道关晴悦的心思。 


    他们只是短暂的礼貌地打过招呼后就分开了。 


    “邵医生!” 


    “那个……”邵宇寒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她在暗恋你吧?” 


    “你怎么知道?” 


    “忘了我是鉴茶高手吗?”她笑着说道。 


    “那你说她死心了吗?”他弱弱地问道。 


    邢克瑶摇摇头,“哎呀!我男朋友原来这么有魅力啊!”

 

    男朋友?不应该是未婚夫吗? 


    邢克瑶,你看着吧!我一定会给你一个超有仪式感的求婚仪式,到时候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地向所有人介绍我是你的未婚夫! 


    邵宇寒在她身后默默想道。 


                                               ——木子艾

  

评论(4)

热度(69)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