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第84章 所谓偏爱

    早上邵宇寒在办公室的办公桌上发现了一杯咖啡和一份三明治。正巧贾立经过他的办公室,邵宇寒叫住了他,指了指桌上的咖啡表示感谢,他以为咖啡是贾立帮他带的,贾立摇摇头,表示并不是他送的咖啡。


    “邵主任,今天早上我看到关医生来过你的办公室,好像当时她手里就有一杯咖啡。”进来送文件的晓晓神秘地说道。


    邵宇寒点点头。


    早上查完房,邵宇寒叫住了关晴悦。


    关晴悦一脸兴奋地跟着邵宇寒来到他的办公室,邵宇寒指了指桌上的咖啡和三明治,“这是你买的吗?”他严肃地问道。


    “邵主任,今天买早餐的时候,想着您那么忙,一定没时间给自己做早餐,就顺便多买了一份。”关晴悦紧张地说道。


    “谢谢,我一直有自己做早餐的习惯,还有咖啡我只喝我未婚妻给我的咖啡豆磨的咖啡,而且我不喜欢麻烦别人。所以,以后你就不用费这些心思了。”邵宇寒面无表情地说道。


    “邵主任,我只是……”关晴悦刚想解释却被邵宇寒打断了,“关晴悦,你应该把你更多的精力放在你的专业上,你是一个医生而不是跑腿的!”他严厉地说道。


    关晴悦有些不服气地点点头。


    关晴悦走出邵宇寒办公室的时候,邵宇寒严厉地警告道,“以后,不要随便进出我的办公室!”

 

 

    今天是中秋节,邵宇寒因为晚上有台很重要的手术所以没办法陪她一起过中秋。邢克垒也在队里集训,米佧作为邵宇寒的助手,也没办法在家。


    “雯雯,今天是中秋节,你怎么还在呢?”邢克瑶刚发完一封德国邮件,出来倒了一杯咖啡,看到都已经下班了,她的秘书雯雯还在公司里。


    “邢总,你忘了吗?今天晚上有邵主任的手术。”雯雯笑了笑。


    邢克瑶突然想起昨天邵宇寒说过,今天的手术贾立是一助,米佧是二助。


    邢克瑶尴尬地笑了笑,“好像我们瞬间都成了孤家寡人了。”她摸着雯雯的头温柔地说道。


    已经是晚上七点了,邢克瑶才忙完手头的工作,伸了个懒腰,然后从柜子里拿了一套之间她自己买的护肤品。她走到雯雯的办公桌前,把那套护肤品递给雯雯,“就算是自己过节,也不要亏待了自己啊!”她笑着说道。


    “邢总,这怎么好意思!”


    “忙完就回家吧!”邢克瑶轻轻拍了拍雯雯的肩膀。


    “谢谢邢总,中秋节快乐!”


    邢克瑶点点头。

 

 

    回到家邢克瑶给邵宇寒做了些饭菜就去了他的办公室。


    “中秋节快乐啊!”邢克瑶亲密地和值班的护士打着招呼,然后把一盒月饼和一些水果放到护士站上。


    护士站上的护士一边吃着月饼,一边高兴地对她表示感谢。自从他们公开后,他们都特别喜欢这个比他们邵主任更和蔼可亲的‘女朋友’。


    邢克瑶在神外的走廊上碰到了关晴悦。


    她们相互点了点头。


    她刚想推开邵宇寒办公室的门,关晴悦‘好心’地提醒道,“邵主任不喜欢别人随便进他的办公室。”


    邢克瑶点点头,冷冷地看着她,“哦,没关系。”她没有理会关晴悦的‘好心’,而是径直地推开了他办公室的门。


    关晴悦有些郁闷地走到护士站,护士站上的值班护士招呼她一起来吃月饼。


    “晓晓姐,邵主任不是不喜欢别人随便进出他的办公室吗?可为什么……”关晴悦问道。


    “她可是邢克瑶啊!是我们邵主任心尖上的人,她能是别人嘛!”晓晓八卦地说道,其他值班医生也随声附和着。


    好像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邢克瑶是邵宇寒最重要的人。只有关晴悦却还很自信地以为她可以取而代之。

 

 

    邵宇寒做完手术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了,他推开办公室的门,发现邢克瑶已经歪着头坐在他办公室的椅子上睡着了,他的办公桌上还放着她带来的保温盒,他摇了摇头,拿起衣架上的外套轻轻地给她披上。


    邢克瑶睡觉一向很浅,感觉到他的温度,她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了邵宇寒,“手术结束了?”她伸了伸懒腰,昂起头一脸崇拜地看着他。


    他点点头。


    “我都睡着了。”


    “你就不关心我手术怎么样吗?”


    “不担心啊!”


    她自信地看着他。这么多年,她一直很信任他。


    “没吃饭吧?”邢克瑶关切地问道。


    邵宇寒点点头,“手术前就吃了一块士力架,这会儿还真有点饿了。”他如实回答道。


    “就知道你没吃饭,给你带了点。”说着她拉着他来到对面的沙发上,打开手里的保温盒。


    邵宇寒吃了一口她带来的饭菜,突然他想起什么,“不是不让你进厨房吗?还做了这么多?手有没有受伤?”他抬起头,关切地问道。


    “哦,邵医生让你失望了,饭菜是我打包的,不过粥是我亲手熬的。”邢克瑶俏皮地说道。


    邵宇寒摇摇头,他宠溺地在她的鼻尖上轻轻刮了一下。

 

 

    “都说神外的邵大主任是宠妻狂魔,我今天可算是见识到了,你怎么比七年前在哈佛那会儿还要宠着我们的大小姐啊!”说这话的是麻醉科的李德明,他是邵宇寒的哈佛同学,邢克瑶的师哥。


    邢克瑶不好意思地站起来喊了一声“师哥好!”


    “你来干什么?”邵宇寒起身问道。


    他皱了皱眉头,对于这个不速之客,他表示不是很欢迎的样子。


    “给你送手机啊!你刚才落了更衣室了。”


    邵宇寒不好意思地接过手机,“要不要一起吃点啊?”


    “不了,我要回家吃我媳妇做的。”说完他就走了。


    “这李师哥还是那么爱开玩笑哈!”邢克瑶笑着说道。


    邵宇寒夹起一块牛柳放到邢克瑶的嘴里,“那你知道他太太是谁吗?”


    邢克瑶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是瑞娜!”


    邢克瑶吃惊地用双手捂住嘴,然后她笑笑,“果然爱情的世界里一切皆有可能!”


    “就像我们一样吗?”他大言不惭地说道。


    邢克瑶无奈地笑了笑,她从身后的礼盒里拿出了一个月饼而且是奶黄芝士流心月饼。她掰开一半自己津津有味地吃了下去,然后她把剩下的那一半硬生生地塞到邵宇寒的嘴里,邵宇寒一下就把她拉到怀里,在她嘴唇上亲了一下才把那半块芝士味的月饼吞了下去。


    “总要尝点甜头嘛!”邵宇寒笑着说道。


    门外,关晴悦有些失落地背靠着墙站着,“原来他不是不爱笑,原来他也是可以吃芝士的,只不过对象是谁……”


    所谓偏爱,就是为了她脸上的笑容吃着他最不爱吃的东西。


    所谓偏爱,就是对外人很正经的他,却可以和她开着荤段子,还想无时无刻地亲吻她。


    所谓偏爱,就是心脏不在胸腔中间而是偏左下方,而她就放在他胸骨左缘第五肋间隙左锁骨中线内侧的0.5cm-1cm处。


    所谓偏爱,就是唯一的选择。


                                             ——木子艾

  

  

  

评论(5)

热度(71)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