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第87章 被隔离的不只有邵宇寒

    邵宇寒帮米佧联系了艾伦医学中心进修的事情,他知道这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而且他也已经跟那边办理了交接手续,表示不会再回去了。 


    邵宇寒把艾伦医学中心的面试函交给米佧,米佧兴奋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邵主任,谢谢您!”在医院里,米佧还是会很客气地叫他‘邵主任’。 


    “就谢谢啊!”邵宇寒笑着问道。 


    米佧紧张地看着他,“我请您喝咖啡!” 


    “喝多少?” 


    “买一辈子的咖啡。” 


    “就我一个人的吗?”他开玩笑地说道。 


    好像和邢克瑶和好后,为了哄女朋友开心,他的幽默细胞也多了起来。 


    米佧突然明白了邵宇寒的用意,“哦,还有克瑶姐的。”她故意说道。 

 

 

    中午邢克瑶没事,就把卫兰昨天落到她家里的手机给她送了过去。她在咖啡厅等了半天也不见卫兰过来,就帮她买了杯咖啡直接给她送到了急诊。 


    “Sorry!我真是忙得都忘了。”卫兰抱歉地说道。 


    卫兰刚忙给一个车祸患者缝合好伤口,就看到在急诊大厅里站着的邢克瑶。 


    “理解!我又不是没在急诊待过。”说着,邢克瑶把咖啡递给卫兰。 


    卫兰看到她的戒指突然想起什么了,“昨天就没发生过什么吗?” 


    “他急了!说想要跟我结婚!”邢克瑶一脸幸福地说道。

 

    “瞧把你幸福的!” 


    邢克瑶没有说话,从包里掏出卫兰的手机递给她。 


    她正准备离开时,却被通知急诊上有个疑似中东呼吸综合症的患者,所以急诊临时封闭了。 


    她无奈地看着卫兰,“既来之则安之吧!”卫兰急匆匆地说道。她甚至没来得及安排好邢克瑶就被叫走去安抚其他病患了。邢克瑶拿起桌子上志愿者的红马甲穿在身上,帮着卫兰给病号做好解释的工作。 

 

 

    米佧刚想送病号出院手续,贾立拦住她,叫她把他手里的病历给急诊的邵宇寒送去,还告诉她这份病历邵宇寒要得很急。 


    米佧把那个出院的病人交给许妍姗就急匆匆地往急诊跑去,她刚到急诊却被告知急诊封闭了。正巧邵宇寒要给一个颞叶血肿的病人做颅内血肿清除术,她首当其冲得成了他的一助。 


    做完手术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了…… 


    邵宇寒和米佧还有陈韬已经累得瘫在地上。 


    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他们才可以吃晚餐。 


    陈韬倚在墙上,一个小时后他还有两个手术要做,邵宇寒叫他赶紧去休息。 


    邵宇寒也提醒米佧给邢克垒打个电话跟他说一声,估计他们今天晚上回不去了。 


    米佧这才反应过来,她已经一天没和邢克垒联系了。一掏口袋却发现手机没带在身上,邵宇寒把他的手机扔给她。她拨通了邢克垒的号码,却没有打通,因为邢克垒此刻也在执行任务。米佧又把手机扔还给邵宇寒,他拿起手机对着餐盒拍了张照片给邢克瑶发了过去,因为他之前答应邢克瑶今天约她吃饭的。 


    邵宇寒:看见了吧!我正吃着呢!关禁闭了!出不去了! 


    邢克瑶:先欠着,统统欠着,一共七顿呢!不急!这辈子很长呢!慢慢还! 


    邵宇寒还故意开了语音外放。 


    米佧无奈地撇了撇嘴,她借照顾病人的借口就走开了。

 

    毕竟中年人的狗粮她消化不了。 


    只是邵宇寒不知道,被困在急诊的不止他一个人…… 

 

 

    邢克瑶拿着手机,看着刚才邵宇寒发过来的照片和语音幸福地笑着。 


    “邵宇寒吗?”卫兰笑着说道,然后把一杯水递给邢克瑶。 


    邢克瑶点点头。 


    “他还不知道你也困在急诊吗?” 


    “他刚才在做手术,我不想他分心嘛!” 


    卫兰无奈地摇摇头,把桌上的餐盒递给她。 


    “好累!不太想吃。” 


    卫兰看她不对劲,她拿起桌上的电子体温计量了一下额头,“你发烧了。”吓了她一跳。 


    “应该只是感冒而已。” 


    卫兰赶紧把她扶到了隔离病房,邢克瑶拉着她的手,嘱咐她千万不要告诉邵宇寒,卫兰点点头。 

 

 

    第二天一早,疾控中心排除了那个中东回来的患者只是个重症肺炎,急诊也解除了隔离。 


    得到急诊解除隔离通知的第一时间,卫兰就把邢克瑶被困急诊的事情告诉了他。然后她把邵宇寒带到了邢克瑶的病床前。 


    “你知道的,她不希望你分心,所以不让我告诉你。”卫兰静静地说道。 


    邵宇寒默默地点点头,摸着她惨白的小脸,他突然很心痛。 


    “她……”邵宇寒欲言又止地问道。 


    “放心,只是普通感冒而已,烧也退了。” 


    邵宇寒点点头。 


    邢克瑶感觉到熟悉的温度,她缓缓睁开眼,看到了一脸憔悴的邵宇寒。她坐起来,用手按了按他皱着的眉。 


    “以后不可以这么自作主张了。”邵宇寒宠溺地捏了捏她的鼻子。 


    邢克瑶听话地点点头。“我不是怕你担心嘛!” 


    “可你这个样我只会更担心!” 


    “我可以走了吗?” 


    邵宇寒点点头,然后脱下他的隔离衣递给卫兰,他蹲下去帮她穿好鞋子,一下把她抱了起来。 


    “邵宇寒!你干什么!我可以自己走的。” 


    “不行!你大病初愈,要格外注意!” 


    “这是在医院啊!” 


    “听话!遵医嘱!” 


    就这样邵宇寒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邢克瑶从急诊大厅抱到了停车场。 

 

 

    “邵宇寒!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霸道了?”她撒娇地问道。 


    “当然是遇到你之后啊!自从遇到你之后,你开发了我好多自己都不知道的潜能!”邵宇寒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道。 


    邢克瑶撇了撇嘴。 


    邵宇寒贴心地帮她调整好座椅,然后拉过安全带帮她系好,最后还不忘趁机亲了她一下。“你再睡会吧!到家我叫你。”他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盖上。 


    邢克瑶听话的点点头,很快她就睡着了。 


    邵宇寒的车刚走,李院长拍了拍邵建东的肩膀笑着说道,“建东啊!看来我要准备红包了啊!” 


    邵建东刚陪李院长把贵宾送出去就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 


    “嗯,他们是哈佛的同学,认识已经十五年了,光恋爱都谈了七年了,也该有个结果了。”邵建东似乎比邵宇寒还要着急。 


    “唉!我真是羡慕你啊!我们家李哲,还比小寒大两岁呢,到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就整天泡在实验室里。”李院长有些无奈地抱怨道。 


    邵建东微微笑了笑。 


    邵建东记得那时候,他们分开的那七年,好像是邵宇寒人生中最灰暗的七年,眼神中尽是沧桑感……那时候他不敢跟他提起和邢克瑶有关的任何事。七年后回国时,他给他发了一条信息,他说,他要回国了,他想赌一把,他赌她也放不下他。 


    是啊!能重归于好的感情,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一厢情愿,而是两个人的双向奔赴…… 


                                           ——木子艾

   

   

  

评论(2)

热度(53)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