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第88章 米佧的纠结

    本想着多请几天假在家陪陪邢克瑶,可刚休假的第二天,邵宇寒就被医院给叫走了。 


    早上,米佧刚开给一个患者抽完脑脊液,就看到邵宇寒坐在她的工位上等着她。他把她通过爱伦医学研究中心初评的结果告诉了米佧。可米佧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开心,反而是有些错愕地看着手机上的结果。 


    “就这样吗?难道不应该很开心吗?”邵宇寒疑惑地看着米佧。 


    “邵……姐夫,说实话……我还没想好到底要不要去。”米佧迟疑地说道。 


    邵宇寒想了一下,他好像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纠结。他记得当时他接到爱伦医学中心的officer时也没有那么开心,因为那时候他已经和邢克瑶分手了。而且他知道一旦他去了爱伦,感情上,好像他就离她越来越远了……所以他能理解米佧此刻的纠结和困惑。 


    “因为邢克垒,对吧?”邵宇寒问道。 


    米佧点点头。 


    “因为邢克垒的工作性质比较特殊,他如果出国的话还要申请报告,如果有临时的任务还得取消休假,而且我听说爱伦医学中心的课程是非常满的……” 


    邵宇寒点点头,他很清楚爱伦地狱般的课程。可当初也就是这地狱般的课程,才让他熬过了那段艰难的时光。因为他除了吃饭睡觉,根本没有什么闲暇的时间,可他还是会在做实验时想起她,也会在做相同手术时想起她,在食堂里看见有皮皮虾时想起她…… 


    好像她从来没走出他的世界…… 

 

 

    中午,邢克垒炖了一锅鸡汤准备邢克瑶送了过去。因为邵宇寒工作太忙了,所以他就拜托休假在家的邢克垒帮他照顾她。 


    “邢克瑶!邢克瑶!开门啊!”邢克垒端着盛有鸡汤的砂锅在邢克瑶的门口喊着。 


    邢克瑶正和邵宇寒打着电话,不情愿地给他开了门,“你自己没手啊!不知道自己按密码啊!”她不耐烦地说道。 


    邵宇寒听着电话那头的邢克瑶,微微笑着。 


    邢克瑶转过头,温柔地冲邵宇寒说着‘再见’。 


    邢克垒看着温柔地姐姐,不禁调侃道,“哎呀!枯树逢春,铁树开花啊!” 


    “邢克垒!”邢克瑶瞪了他一眼,“着死是吧!” 


    “我可是专门给你送汤的啊!”邢克垒指着砂锅里的鸡汤,委屈地说道。 


    “给我送汤?你有这么好心吗?肯定是米佧值班要不然就是你俩吵架了!”邢克瑶撇撇嘴,她才不相信他是专程来给他送汤的。 


    “这……你可真是冤枉我了,这是你们家邵宇寒拜托我给你熬的,他还专门嘱咐我不要放香菜和葱,你尝尝是不是你的口味。”邢克垒一脸不悦地说道。 


    邢克瑶低头闻了一下砂锅里的鸡汤,好像是她喜欢的口味,顿时觉得心里暖暖的。 

 

 

    邢克垒突然叹了口气,“我们两个都已经半个月没见面了,还吵架呢!” 


    “住院医师这样的,调到神外还好点,要是在急诊更忙!”这点她比谁都清楚,有时她给卫兰发信息,等她收到她的回信时,往往都已经是第二天了。“邵宇寒以前在国外的时候,他们那个爱伦医学中心有一个培训计划,那才叫真的惨不忍睹呢!我有个师哥,在那培训两年以后,一头茂密的浓发,掉成一秃子了,而且女朋友还跟别人跑了。你说惨不惨?” 


    “这怎么听着跟蹲监狱似的?” 


    邢克瑶点点头,“差不多吧!一天十八小时属于正常,三十六小时不离开医院也不稀奇。困了就在医院的小黑屋里眯两个小时,一个月也就一天周末,这一天还用来补觉了,啥都干不了。”她静静地说道。当初,他们还没分手那会儿,她听说了地狱般的爱伦,所以她死活都不让邵宇寒去。 


    因为她不想嫁个秃头老公……而且当时邵宇寒也舍不得她等他那么久…… 


    “万恶的资本家啊!”邢克垒感叹道。 


    “但是,在那儿出来的也都很厉害,回到国内都会被最好的医院抢着要。因为他们那个培训机构的老师都是顶尖的专家,而且他们的手术方案,还有治疗方案以及最新的技术都会在他们那里优先尝试。”邢克瑶把手里的半个橘子递给邢克垒。 


    “那这么好邵……”邢克垒刚想把‘邵宇寒’这三个字脱口而出,邢克垒瞪了他一眼,他立马又改口了。“那这么好姐夫怎么不回去呢?”他八卦地问道。 


    “他是那里终身聘用的医生,随时都可以回去。只不过他觉得现在国内的医学发展比较快,案例比较多,所以他想要多待几年。”邢克瑶一脸自豪地说道。 


    “我看他是舍不得吧!”邢克垒趁机调侃道。 


    邢克瑶有些不好意思,她不想和弟弟讨论这尴尬的话题。 

 

 

    “说正事,说你跟米佧呢!”她借口岔开她和邵宇寒的话题。 


    邢克垒想了一下,“我觉得我跟米佧待在一起特别地踏实,你看我出任务或者训练什么的,心里也没有什么负担,就是吧……” 


    “就是吧!你特别爱跟人家撒娇!”邢克瑶一语中的地说道。 


    “哪有啊!”邢克垒冲姐姐心虚地摆摆手。 


    “什么哪有啊!邢克垒!你对别人都那么凶巴巴的,你说你一钢铁直男你怎么一见着米佧就那么好意思撒娇呢!让人给你喂喂饭,扣个扣子!你自己不觉得肉麻嘛?” 


    “没有吧!情侣之间不都是这样吗?你跟我姐夫不更腻歪吗?听说那天他还把你抱到车里,亲亲抱抱啥的!” 


    “说正事!你到底什么意思?”邢克瑶问道。 


    “我们俩相处这么久了,彼此的感觉也都不错,也经历过生死,是不是应该……”邢克垒给邢克瑶使了个眼色,她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求婚啊!”她直白地问道。 


    他点点头。 


    果然是姐弟连心,她一猜,就是他要和她来商量求婚的事情。邢克垒还在担心家里会不同意什么的,只见邢克瑶霸气地说道,“完全不用,咱爸妈说了,你只要结婚,跟谁结不重要,只要是个女的就行。”其实在邢克瑶的心里,也并不是随便一个女的就行,只是她看到了米佧的真诚,所以她才特别喜欢她。 


    邢克垒甚至怕这么突然求婚会吓着米佧,其实邢克瑶知道他是担心求婚会被拒绝,他更不希望米佧有什么勉强。

 

    邢克瑶想问问邢克垒的计划,结果他上来就说要结婚生孩子,邢克瑶白了他一眼,心想:没有求婚哪里来的结婚啊!她真不知道她这个钢铁直男的弟弟哪里来的自信让人家姑娘不求婚,没有求婚戒指和求婚仪式就心甘情愿地嫁给他! 


    “到不了生孩子!先求婚戒指!我明天去香港,你看上哪个款式,你给我发图片,我给你买回来。”邢克垒一脸得意地吃着手里的橘子,心想又可以省一笔戒指的钱了,“钱自己付!”邢克瑶突然开口说道,然后幸灾乐祸地看着邢克垒。 


    邢克垒无奈地点点头,“那个……我回去把她的戒指拿过来……” 


    邢克瑶摆摆手,“不用!不用!她前两天戴过我的戒指,我知道她手指头的手寸。”她说道。 


    邢克垒一脸惊讶地看着姐姐,好像她比他更要了解他女朋友的喜好。“你是不是早就算计好了啊!怎么比我还着急啊!”   


    “是吗?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咱爸妈说了,咱们两个人里面只要有一个结婚,你现在不是先结了嘛!把我的问题也解决了啊!”邢克瑶俏皮地说道。 


    “我觉得爸妈还是更希望你先结!我觉得你和姐夫,也抓点紧,铁树也得开花啊!”邢克垒像是个长辈似的催促道。 


    邢克垒把一碗盛好的鸡汤端给她。 


    “姐,下次他再求婚,你就答应了吧!” 他似乎已经默认了邵宇寒就是他的未来姐夫。 


    “不用你管!” 


    邢克瑶微微笑了笑。 


                                          ——木子艾

   

  

评论(1)

热度(61)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