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第89章 求婚

    周末,邵宇寒有些紧张地出现在警队门口。邢克垒刚出完任务回来,看到他的样子还以为米佧或者是他姐姐出了什么事。 


    “是米佧出事了吗?”邢克垒紧张地问道。 


    “米佧没事!”邵宇寒静静地说道。 


    邢克垒放心地点点头。忽然他看邵宇寒还是一脸严肃的样子,“那是我姐?” 


    邵宇寒白了他一眼,“你姐也没事!是我找你有事!” 


    邢克垒疑惑地看着他。 


    “你刚出完任务吗?” 


    邢克垒点点头。 


    “那给你姐报平安了吗?” 


    邢克垒举起手机。 


    “那个……你姐不是去香港出差了嘛!明天是她的生日,我打算飞去香港向她求婚!所以我想问一下你的意见。”邵宇寒认真地说道。 


    其实在找邢克垒之前,他还找了邢胜男,甚至他还找到了安东尼,他知道这些都是对她特别重要的家人。他找他们并不是要他们替他出主意,而是希望能征得他们的同意。毕竟当年的分手,是因为他的迟疑和冷漠,才让她一个人度过了暗无天日的七年…… 

 

 

    “我的意见?” 


    “嗯,对于克瑶而言,你们是她最重要的家人。” 


    “所以你会永远对我姐好的,对吗?” 


    邵宇寒笑了笑,他和安东尼真不愧是兄弟,问的问题都如出一辙。“当然。”虽然是很简短的两个字,邢克垒却听出了他的认真,他知道他是真心想和姐姐一辈子的人。

 

    “姐夫,那……不用我替你问问我姐的房间号吗?还有戒指的尺码不用我拿一个她的戒指比着买吗?”邢克垒终于从心里承认了他的这个姐夫。 


    邵宇寒笑了笑,这些事情他早已经了如指掌了,不提前准备好怎么配当她的爱人呢!“不用了,这些我都知道。”邵宇寒自信地说道。 


    “你知道?你连我姐手指的尺寸也知道吗?”邢克垒一脸惊讶地看着邵宇寒。原来做男朋友竟然可以这么细致,他突然觉得自己无论是弟弟还是男朋友都好惭愧…… 


    邵宇寒点点头,“七年前就知道了……而且你没发现她手上早就戴上了我送的戒指了吗?”他笑着说道。 


    也许邢克垒忘记了,早在七年前,他就已经是她的未婚夫了。 


    …… 

 

 

    刚和香港分公司的人开完会,邢克瑶无聊地在维多利亚港旁边吹着海风。她打开手机一看,才发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她在一家面馆前停下了脚步。 


    她记得这家面馆,上一次来这里是十一年前了…… 


    她记得那天是邵宇寒的生日。 


    邢克瑶走进这家面馆,感觉很奇怪,“这家面馆不是很有名吗?为什么今天一个人也没有?”她默默地想道,然后顺手拿起菜单点了一份餐蛋面。 


    很快,服务生就把餐蛋面给端了上来,“邢克瑶,生日快乐!”她挑起几根吃了起来,自言自语地说道。突然,她感觉这碗面里那颗双面煎的荷包蛋有种很熟悉的感觉,记忆中好像全世界只有邵宇寒知道她喜欢吃双面煎的荷包蛋。 


    “服务生,这面……” 


    “怎么了,女士?是面有什么问题吗?” 


    邢克瑶想了一下,微微笑了笑,“没有,面很好吃。” 


    怎么可能!也许只是巧合吧! 


    邢克瑶心里默默地想道。 

 

 

    突然一个“冒失”的大厨走到邢克瑶身边,还碰到了她手边的玻璃杯,玻璃杯里的水全都洒到了餐巾纸上,她刚想发火,就看到餐巾纸上出现了一片红色的英文单词:Love you&Merry me! 


    她微微笑了笑,好像这个桥段也就邵宇寒能想的出来。她缓缓抬起头,发现邵宇寒已经单膝跪在她面前,手里还拿着那枚戒指。那枚她以为忘到家里的戒指,她甚至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悄无声息地拿走的。 


    “邵医生,你这是要干什么?”她明知故问地说道。 


    “求婚啊!我说过,我要名正言顺地留在你身边,一辈子!” 


    “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邵宇寒深情地说道。“克瑶,我知道你一直对七年的事耿耿于怀,可我却对七年前放你走的决定不后悔。我唯一后悔的事情就是和你分手这件事。就算回到七年前,我依然会放你走,可我会选择和你共同面对困难,而不是让你孤零零的离开。” 


    此时,邢克瑶已经哭成了个泪人。 


    “克瑶,我们已经分开了七年,也试过没有彼此到底可不可以,但结果是不行。我从来不相信一个人一辈子只会爱一个人,可是遇见你以后,我就知道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还记得七年前你走的时候留的那张纸条,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你说,希望我下次心动可以到白头。可是克瑶,我的心都已经给了你,哪里来的下次心动呢!克瑶,我一直觉得有些东西过去了就过去了,别回头去追,追了也没用。但是这次遇到你,我不想再放你走了。这次我不想再遗憾了,我不想再等了,一分一秒都不想等了!” 


    “邢克瑶!我爱你!嫁给我!”邵宇寒大声喊道。 


    邢克瑶却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向他伸出了右手,微微点了点头。 


    邵宇寒激动地把那枚戒指重新又戴在了她无名指上,然后他站起来深深地和她拥吻起来。 


    深夜,她举着那张纸巾对邵宇寒说道:“邵医生,这次你没有弄错哟!” 


    他笑着握着她的手,“人怎么能在同一个水坑跌倒两次呢!” 


    “可你却在同一个人身上栽倒两次,不后悔吗?” 


    “不后悔!” 


    说完他就把她抱到里面的卧室里。 


    今晚,所有的美好都是他们的…… 


                                             ——木子艾

 

 


评论(6)

热度(54)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