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第90章 岁月神偷之邵宇寒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透射进来,照在他们相互依偎的脸颊上。邵宇寒很早就醒了,他低头看着怀里的邢克瑶,感觉好没有真实感,直到他看到她手上的那枚戒指,他才真正感觉她是他的了。 


    昨天她真的是太累了,都快到中午了她才缓缓的睁开眼睛。她抬起头,一脸娇羞地看着身边的邵宇寒。

 

    “醒了吗?”邵宇寒温柔地问道。 


    她点点头。 


    “宇寒,我想知道你的那七年……”邢克瑶往他的怀里钻了钻,静静地说道。 


    “那七年有什么好说的,除了实验室还是实验室。”他笑着说道。 


    “说嘛!说嘛!我想听呢!”她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似的,撒娇地拉着他的胳膊哀求道。 


    邵宇寒微微笑了笑,他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卷发,“只是你不要觉得无聊就好。”他笑着说道。 


    一直以来,邵宇寒都不愿向任何人提起他那灰暗的七年。 


    但……只有邢克瑶例外。 


    从来只要是她想知道的,他都会说给她听。 

 

 

    他们坐起来,穿上睡衣。邵宇寒一个胳膊搂着邢克瑶的肩膀,一只手紧紧地握着她戴着钻戒的手,生怕她跑掉似的。 


    “记得那天,我们分手的那天是七年前的8月29日……”邵宇寒静静地说道。 


    邢克瑶一脸吃惊地看着他,那个日子连她自己都忘记了,他却一直记得那么清楚…… 


    “很惊讶我为什么会记得吧?” 


    邢克瑶点点头。 


    “克瑶,我们之间的每一件事我都记得。”他笑着说道。只见她有些不好高兴得撅了撅嘴,“怎么了?不应该是很感动吗?”他紧张地问道。 


    “那你年初的时候,我们在酒吧那次,你说你都忘了!”

 

    邵宇寒尴尬地笑了笑,他努力回想着自己还有没有说过别的过分的话。 


    “哎呀!我当时太自负了嘛!明明什么都记得,却偏要在你面前装作一副什么都不记得的样子。明明还很爱你,却说着违心的话。其实我回去之后我也很懊恼,我们那么久都没见面了,我为什么还要这么梗呢!”他尴尬地笑着。 


    邢克瑶委屈地冲他撇撇嘴。 

 

 

    “记得分手的那天早上,我醒来时你已经离开了,只留下那本《天才之手》还有那张纸条。我清楚地记得你在那张纸条上写道,希望下次心动我可以到白头。可是克瑶,你知道吗?爱可以很简单,但不可以很随便。给过你的爱,我不想再给第二个人。我的心已经给过了你,叫我如何再对别人心动呢!” 


    “感觉我的唇上还留有你的温度,而你却已经离开了。”

 

    “原来真正的离开都是无声的……” 


    “分手后不久我就把相机寄给了你,我发誓那是我有生以来最后悔的事情。除了手表和床头柜上的合影我好像什么都没留下……回国后,在仁心我又变回成了之前的那个没有温度的,对什么都很冷漠的邵医生。我不喜欢社交,所以有时候我连同事的名字都叫不出来,大家每次叫我出去聚会我也以赶论文或者准备爱伦的考核没时间当借口拒绝他们,时间久了,他们都以为我是个医学怪人。” 


    邢克瑶笑了笑。 


    这倒是符合他的个性。 


    她心里默默想道。 

 

 

    “那时候,我们已经分开两年了。我记得那天是你的生日,易骞告诉我,卫兰去了华盛顿。他没告诉我卫兰去那里是为了什么,可我就是知道她是去找你了,因为那天是你的生日。我记得那天吃饭时,易骞点了一份皮皮虾,我竟然把那一整盘的皮皮虾都给剥了。记得他当时问我,是不是还想着你。我没说话,因为面对他的问题,我无话可说。那天我打开了你的微博,我多想在你的动态下说一句‘祝你生日快乐!’,可是我没有。我知道我已经没有这个权利了。” 


    “我总是在努力地克制着想你的心。” 


    “感觉很没骨气吧!” 


    “晚上回家,我妈知道了我们分手的事情,她问我,还爱吗?如果爱,那就等等吧!有些人值得等!” 


    “那一晚我失眠了,我一遍又一遍地问着自己,还爱吗?还爱吗?还爱吗?我的心最终告诉我,还爱你!还爱你!还爱你!好像有些人的遇见就是为了离别……” 


    “接到爱伦offer的那天,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因为我的身边已没有了你。因为没有你,我去哪儿都是一样的。” 


    “那天是我在仁心的最后一天门诊,而我碰到的最后一个患者竟然是李君昊。一直以来我都自认为我和他是不一样的,可是他却说我们是一样的。是啊!我和他最终成了一类人,都让你成了一个人。无论我跟他怎么解释,无非是想向他证明,你爱我比他多,可是又能怎么样呢!可我也是伤你最深的那个人啊!” 


    邵宇寒静静地说道,好像和她分手是他这辈子做得最愚蠢的一个决定。 


    邢克瑶默默地看着他,原来伤心难过得不止她一个人…… 

 

 

    “后来,我又回到了波士顿,来到了地狱般的爱伦。你也知道那里有多变态,时间有多紧凑。不过也幸亏这里把时间安排得那么紧凑,让我没那么多时间想你,想我们的曾经……可没时间并不代表我不会想,这个城市有太多我们的回忆了。做实验时会想起那时候我教你缝线,等实验数据时会剥生鸡蛋壳打发时间,又会想起那时候我教你克服手抖时你服输的表情。” 


    “那年夏天,阿黛尔来波士顿开演唱会,我为了拿到她的签名,在实验室里泡了将近一个星期,教授才勉强请了一天的假期给我。我记得见到阿黛尔时,我恳求她在演唱会的门票上签上,To Tracy ,everything  is good!那时候我在想,要是你在就好了。” 


    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那张演唱会的门票一直被他放在那本《天才之手》的手里,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拿出来看看,他希望有一天他可以亲手交给她。 


    “我记得那天研究所检修电路,放了我们一天假,别的同学都回家补觉去了,而我鬼使神差地走到老张的中餐厅。两年了,我第一次有勇气踏进这里,因为这里有太多你的记忆了。老张给我做了一份你最爱的餐蛋面,我却一口都没吃,因为我不喜欢吃没有你的餐蛋面。” 


    “记得老张问我,放掉了我最爱的也是最爱我的那个你,我后悔了吗?” 


    “是啊!我后悔了!这是我第一次对别人说我后悔了!”

 

    “记得他说,如果后悔那就等吧!有些人值得等!” 


    “那时候,我告诉我自己,邵宇寒,既然爱还在,那就等等吧!” 


    “在爱伦的第三年,我的手表坏了,找了好多修表店都没有修好。后来我打听到在瑞士的一个小乡镇里有个老师傅他可以修,我辗转飞机和巴士十几个小时才找到了那个老师傅。当时那里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乡间的小路也非常泥泞。我的白球鞋沾满了泥巴,当满身的狼狈地出现在老师傅的家中时,老师傅说,每一块这个手表都有一个故事,如果不是这样,我竟不知道手表里面还有一个芯片。” 


    邢克瑶微微笑了笑,她以为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这块手表背后的事情。 


    “克瑶,我听到了芯片里你的告白,你说互相思念的人,见面才有意义。” 


    “所以五年一到我就回到了江宁,因为我想见到你。七年了,我很想你,我赌你也一样。好像我们和七这个数字很有缘,恋爱七年,分开七年。还好我赌赢了!” 


    邵宇寒轻轻地擦掉她脸颊上的眼泪,然后温柔地亲了一下。她抬头看着他,“就那么放不下我吗?” 


    “是!”他坚定地说道。 


    “那为什么还会成为邢克垒的假想情敌呢?”她一脸俏皮地问道。 


    邵宇寒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那还不是怪你喽!一次一次地躲着我!” 


    “没……没有吧!”她心虚地说道。 


    “没有吗?”他歪着头俏皮地看着怀里的邢克瑶。 


    “我和米佧从来都只是很纯粹的师徒关系,能够注意到她也是因为她和你很像。你知道吗?她第一次见我跟你说了同样的话,那一刻我想你想得发狂!” 


    “我们以前也是师徒关系啊!不可以把米佧当成我的替代品吗?”邢克瑶有些吃醋地问道。 


    虽然她从来没问过他为何会对米佧这么器重,但不代表她不介意。 


    “小醋包!”他宠溺地捏了捏她肉的脸颊,“我说过,你是独一无二的,所以没有人可以替代了你!”他笑着说道。 


    难道我爱得还不够明显吗?好像全世界都知道邢克瑶是邵宇寒的偏爱和例外,只有你自己却还后知后觉……


                                          ——木子艾

评论(2)

热度(48)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