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第92章 邵宇寒有受虐倾向

 

    在回江宁的飞机上,邵宇寒正认真地看着电脑上的病历,邢克瑶突然凑过来,笑嘻嘻地搂着他的胳膊。他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他知道她一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邵宇寒轻咳了一下,“说吧,有事求我吧?”他问道。

 

    “你怎么知道?”她一脸狐疑地看着他。 


    “从上学那会儿你就是,一需要我帮忙了才会这么谄媚!”邵宇寒有些无奈地说道。 


    在邵宇寒的印象中,她很少求他。她好像最擅长一个人解决所有的事情,却很少依赖他。反倒是他总喜欢麻烦她…… 


    “什么嘛!”邢克瑶害羞地说道,“那个……安东尼不是明年就要高考了嘛!他数学有些吃力,你也知道我的数学从大学的时候就不太好,所以麻烦你给他补补数学吧!” 


    “麻烦?”邵宇寒一脸不悦地问道。 


    很显然,邵宇寒不喜欢邢克瑶对他说‘麻烦’这两个字,这让他感觉自己是个外人。 


    “你到底要不要给他补数学!”邢克瑶不耐烦地低吼道。

 

    邵宇寒无奈地点点头,“好好好!我补!我补还不行嘛!”他一副求生欲很强的样子。 


    邢克瑶哈哈大笑起来,“邵宇寒,你是有受虐倾向吗?好好跟你说话你闲我客气,非要我训你你才满足啊!” 


    “也许吧!”邵宇寒淡定地说道。 

 

 

    两个半小时后,他们的飞机准时降落在了江宁机场。来接他们的除了邢克瑶的司机还有安东尼。 


    “邵宇寒,以后要是敢对我大姐姐不好的话,我会让你一辈子都见不到她。”安东尼接过邢克瑶的行李,霸气地警告道。 


    “安东尼!”邢克瑶瞪了他一眼,叫他不要太过分。 


    “我应该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了,而且你现在应该叫我邵老师或者姐夫!”邵宇寒镇静地说道。 


    “邵老师?为什么?”安东尼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邵宇寒搂着邢克瑶的肩膀,“我已经答应你姐给你补习数学,而且你姐已经答应我的求婚了。”他傲娇地说道。

 

    “那……上车吧!大姐姐,姐夫。”安东尼红着脸说道,毕竟以后他还指着邵宇寒给他补习数学,所以也对他客气起来。 


    邵宇寒点点头。 

 

 

    邢克瑶一觉醒来,车子停在了邵宇寒家的门口。 


    “到家了。”他宠溺地摸了摸她的额头。 


    “怎么是你家?”她揉眼睛,有些疑惑地看着邵宇寒。

 

    “爸妈知道我们回来,所以给我们准备了接风宴。”邵宇寒解释道。 


    邢克瑶点点头。 


    帮他们把行李搬下来后,安东尼懂事地跟着司机的车走了。临走时,他还不忘嘱咐邵宇寒要照顾好邢克瑶。 


    “我这两个小舅子都挺护着你的嘛!我以后压力很大嘛!” 


    “怎么?后悔了?” 


    “怎么可能!我可是向来越挫越勇的嘛!” 


    邢克瑶笑着撇了撇嘴。 


    “录个指纹吧,这里以后也是你的家啊!”邵宇寒拿起邢克瑶的手在自己家的门上录了一个指纹。 


    “我只是答应了你求婚哟!至于结婚嘛……”邢克瑶俏皮地说道。 


    邵宇寒搂着她的肩膀无奈地笑了笑。 


    邢克瑶,你命中注定的都是我的!你逃不掉的! 

 

 

    刚进家门,林静亲密地拉着邢克瑶的手,接过她手里的包。眼里完全没有了邵宇寒这个亲儿子。 


    “妈,我是隐形人嘛!”邵宇寒抱怨道,然后他蹲下去帮邢克瑶换上拖鞋。 


    当着林静的面,邢克瑶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宇寒,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唉!还是我来吧!这是我们家的传统,要是让你自己换鞋,我妈不得唠叨死我啊!” 


    “识时务者为俊杰啊!”穿着围裙的邵建东机智地冲邵宇寒竖了个大拇指。 


    换好衣服,邵宇寒也系上围裙去厨房里帮老爸一起准备晚餐,邢克瑶被林静拉着聊起天来。 


    吃饭的时候,邵宇寒把剥好壳的皮皮虾放到邢克瑶的盘子里,邢克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瑶瑶,吃就行,不用不好意思的。像是剥虾这种体力活就应该交给他们大男人的!女孩子的手嘛!应该是细细嫩嫩的。”林静笑着说道,心里完全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好像邢克瑶才是她的女儿。 


    邢克瑶笑了笑,她夹了一块红烧羊肉放到邵宇寒的盘子里。 


    “真好,我们家从来没有年轻的女孩子一起吃过饭。一直以来我就想要个女孩,无奈计划生育只能生一个,不过你们可以努力一下哟!结婚后给我生个小孙女让我玩玩。”林静笑着说道。 


    听到邵母的话,邢克瑶喝了一口鸡汤差点喷了出来。

 

    邵宇寒拿了一张纸巾帮邢克瑶擦掉嘴角的鸡汤。 


    “妈,你好好吃饭吧!你会吓坏克瑶的!”邵宇寒抱怨道。 


    “臭小子,开窍了啊!” 


    “他要是不开窍能追上我们瑶瑶嘛!不过就他那臭脾气也就我们瑶瑶受得了。” 


    老两口一唱一和地说道。 


    邢克瑶尴尬地笑了笑。 

 

    吃完饭,老两口很有默契地借口遛弯就出门了,家里就只剩下了他们小两口。 


    “累不累!”邵宇寒帮她擦干净手上的水珠。 


    “我没那么娇气的,不过是把碗放到洗碗机里。” 


    “周六和我去看房吧?”邵宇寒问道。 


    邢克瑶一脸疑惑地看着他,“看房?” 


    “对啊!我总不能一辈子在我爸妈住着吧!而且也不方便啊!” 


    “买房……算是大事吧?” 


    “就是因为是大事,所以得你满意才行啊!”邵宇寒紧张地说道,感觉比他求婚时还要紧张。“我希望将来我可以和你一起住在这座房子里,还有我妈刚才的提议,是不是也可以考虑一下。”邵宇寒握着她的双手诚恳地说道。 


    “我们到了住在一个房子里商量生孩子的那种程度吗?”

 

    “如果七年前没分开的话,我们是不是早就到了这种程度,甚至会……”他在她耳边亲昵地说道。 


    “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如果,它对于我很没有说服力。”

 

    邵宇寒点点头,在他心里,她值得最好的。 


    求婚,买房,订婚,领证,结婚。 


    她要的仪式感他都会给她。 


    “我知道,如果是一种假设,但有的时候,它是一种心愿,是一种期待,是我对以后我们一起生活的向往。”说完他轻轻地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 


    “好!”邢克瑶点点头。 


    邵宇寒不知道邢克瑶的这一声‘好’是答应他看房,还是为他说的‘一起生活的向往’叫好。 


    “宇寒,送我回家吧。” 


    “不用了吧!家里有客房的。” 


    邵宇寒有些不情愿。 


    邢克瑶摇摇头,毕竟有他父母在,她觉得不太好。 


    “可我喝酒了,没办法开车!”他想了一个比较牵强的理由。 


    “没关系啊!我打车就行!” 


    “这么晚了,一个人打车我不放心!” 


    “那你陪我回去啊!”邢克瑶还是坚持要回去。 


    邵宇寒摇摇头,不是因为他拗不过她,而是他喜欢一直迁就着她,他尊重她的任何决定。 


                                                 ——木子艾

 


评论(1)

热度(3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