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第96章 见父母(上)

    邢克瑶没有听完就提前出来了,因为她觉得已经无所谓了,毕竟她想听的都已经听完了。


    一个晚自习邵宇寒都在和他的学弟学妹们分享他当时的学习经验,以及报考志愿时的一些建议和方向。都已经打了晚自习的响铃了大家还舍不得回家,要不是学校要静校,大家还真想再听一会儿。


    “行啊!臭小子,真不愧是哈佛毕业的博士生,口才就是不一样啊!”


    “老师,那还不是当初多亏了您带着我,我才能考上哈佛嘛!”邵宇寒谦虚地说道。


    刘万辉欣慰地看着邵宇寒,印象中他还是个只知道学习的书呆子,而现在却可以高情商的和他开着玩笑。


    “怎么了,老师?”


    刘万辉笑着摇摇头。


    曾经他也和那个女生很像,只知道死读书。


    果然爱情的力量足可以改变一个人!这一点在邵宇寒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天知道,他为了邢克瑶改变了他的全部!


    原来那些令他嗤之以鼻的事情,他全都为她做过。他的那些例外全部只对邢克瑶一个人开放……

 

 

    在江宁机场的接机口,邵宇寒紧张地握着邢克瑶的手,他们一起等着邢克瑶的父母,他好像还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虽然这场见面迟了八年,但还算如约而至……


    眼看邢家老两口的飞机就要落地了,邵宇寒却接到了医院里的电话,他不得不赶回医院,他一脸抱歉的看着邢克瑶。他知道她理解他,可他也知道像今天这种日子他应该陪在她身边的……


    邢克瑶长叹了口气,从一开始她就知道任何时候,病人在他心中永远都是第一位的。她不想成为他的阻碍,虽然她有时也挺委屈的,可她知道除了病人,他最在乎最紧张的人就是她了,所以她从来都不在乎他把病人排在第一位,毕竟她也曾经是医生,这种感觉她懂……


    邢克瑶握着他的手,“宇寒,你去吧!这么多年了我理解你的,而且我相信爸妈也会谅解的,放心吧!”她静静地说道。


    邵宇寒一脸抱歉地看着她,然后他在她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急匆匆地走掉了。

 

 

    邢家父母下了飞机看到只有邢克瑶来接他们时,有些失落。邢克瑶接过父母的行李箱塞到后备箱里,“那个……爸妈,我们走吧。”她尴尬地说道。


    “瑶瑶,就你自己吗?”董慧娜疑惑地问道,她明明记得邢克垒跟她说的,邢克瑶的男朋友也会去的。


    邢克瑶咬了咬嘴唇,“额……爸妈,那个……本来邵宇寒也在的,可就在五分钟前医院里有个病号需要他回去处理一下,所以他……”她尴尬地和自己的爸妈解释道。


    “难道不是他故意的吗?”邢建业一脸严肃地问道。


    “爸,真不是!您看,这花都是他亲手买的,他真的是刚走!”


    邢建业点点头表示理解。


    因为自己的女儿曾经也是学医的,他记得那时候他正和她打着电话,她就会被医院突然叫走,然后莫名其妙的被挂掉电话,所以他也能稍稍理解邵宇寒。


    “瑶瑶,这车好像不是你的吧?”董慧娜看着自己坐的这部车,外观和车型上虽然是和自己女儿是一样的,但是车里的环境却是截然不同的。


    她从这辆车的配饰和座椅上可以看出,车的主人是个很严谨的人……


    “这是邵宇寒的车啊!”


    “他跟你买的一样的车吗?”董慧娜一脸惊讶地问道。


    邢克瑶点点头,“这是他回国后买的,爸妈,你们知道吗?当时回国后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还上错了我的车。那时候他说,他不想在适应别的车……”她一脸幸福地说道。


    邢建业在后座上微微笑了笑,“嗯,不错!”他静静地说道。


    邢克瑶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自己老爸微笑的表情,可她却不知道他口中的‘不错’,指的是车不错还是邵宇寒这个人不错……

 

 

    邵宇寒刚给那个急症病人看完诊后,就急匆匆地换了衣服走了,在医院门口他看到了正好开车回家的邵尔东和卫兰。


    他焦急地拦住了他们。


    “宇寒,这么着急干什么去?”卫兰问道。


    “快送我去克瑶家!今天她爸妈回来,刚才我都到机场了,却被医院的一个电话给叫了回来。”邵宇寒紧张地说道。


    “哦!是那个两岁就被诊断出脑血管畸形的小女孩吗?”邵尔东问道。


    邵宇寒点点头,“已经确定手术方案了,三天后做手术,难度还蛮大的。”他长叹了口气,“唉!也不知道克瑶的爸妈有没有生气……”


    邵尔东的车子停在了邢克瑶家的门口,他拍了拍他的肩膀,“邵宇寒,加油!无论是手术还是瑶瑶的爸妈都一定没问题的,我们相信你!”


    “谢啦!”邵宇寒点点头。


    邵宇寒走后,卫兰看着眉头紧锁的邵尔东问道,“邵宇寒的手术是不是还蛮复杂的?”


    邵尔东点点头。


    “嗯,听说那个患儿的家属去了好几家医院都被拒收了,后来听说邵宇寒做过一个四岁患儿的,所以才慕名而来的。不过,我看邵宇寒还挺紧张的,你给瑶瑶说一声吧,我相信她会有办法安慰他的。”


    听了邵尔东的话,卫兰立马给邢克瑶发了一条微信,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她。

 

 

    邵宇寒在门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他长舒了一口气,鼓足勇气按了一下门铃,给他开门的是安东尼。


    安东尼在他耳边悄悄说道,“未来姐夫,我可是给你说了不少好话的啊!”他拍了拍邵宇寒的肩膀。


    看到邵宇寒回来了,邢克瑶马上把他拉到自己父母跟前,邵宇寒谦卑地和邢家父母打着招呼,“伯父伯母,你们好!我是邵宇寒,刚才是因为医院里有个病患,所以我才爽约的……”他解释道。


    邢建业点点头,他拍着邵宇寒的肩膀,静静地说道,“没关系,医生嘛!救死扶伤是本能,我们理解!”


    “小寒……可以这样叫你吗?”董慧娜把一杯茶递给邵宇寒,招呼他坐下。


    “谢谢伯母,当然可以了,我父母也是这么称呼我的。”


    “小寒,你现在在哪里上班?你和我们瑶瑶是怎么认识的?”董慧娜问道。


    其实关于邵宇寒他们了解的也不是很多,只知道他们是哈佛的同学,现在在仁心医院上班。她知道邢建业特想知道他的底细,但又碍于面子不好意思问出口,所以只能她像查户口似的盘问他,毕竟他是他们女儿要过一辈子的那个人。


    “伯母,我是82年的,今年37岁了。是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博士毕业生,是克瑶大三届的学长,我和克瑶是她上大一的时候认识的,到了她上大二的时候才开始谈的恋爱。后来我又考上了艾伦医学研究中心,再后来,我又回国了,现在是仁心医院神经外科的主任。”邵宇寒像是等着面试的实习生,一口气把邢家父母想要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


    “爸,他很厉害吧!他是艾伦研究中心的终身聘用教授。艾伦你知道的啊!很难考的啊!”邢克瑶撒娇地拉着邢建业的胳膊夸赞道。


    “其实我不是很关心你的这些名利和头衔,相比而言,我更想知道你喜欢我女儿什么?”


    “喜欢克瑶好像不需要什么理由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好像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想着我未来的生活里有她就很开心。我喜欢把我的工资卡给她让她保管,喜欢下了班接她回家,然后买她喜欢的菜做她喜欢吃的东西,喜欢她帮我打领带,喜欢平日里给她买花,喜欢满足她所有的仪式感。我知道她有很多缺点,可在我看来那都是她的可爱之处……”


    邵宇寒的话让邢建业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会下棋吗?”邢建业问道。


    “会一点围棋。”邵宇寒谦虚地说道。


    邢克瑶不禁偷笑了笑。


    拜托!高中时代他就蝉联高中生围棋大赛的冠军了!


    “丫头,去把围棋拿来!”邢建业一脸宠溺地命令道。


    邢克瑶俏皮地对他打了个敬礼。


    “你知道吗?丫头上大学的时候,你们谈恋爱,我其实还挺讨厌你的!因为我突然发现,那个曾经事事依靠我的小公主,好像变得不那么依赖我了……她每次回家三句不离你的名字和对你的崇拜。后来你们分手了,我就更讨厌你了,因为你让我的小公主哭了。那七年……印象中她都没怎么笑过……那时候我就在想,我一定不会在让你见到我的宝贝女儿了,我怎么能舍得让她再去见那个要了她半条命的你呢!”邢建业一边下棋,一边静静地说道,字里行间全都透露着对邢克瑶的宠爱。


    邵宇寒点点头,“我知道,那时候,我太幼稚了,我只知道放她回来是为她好,因为我不想让她后悔,可是我却低估了她对我的爱,也低估了我对她的不舍。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回到七年前,我依然会放她走,可我却不会选择分手,我会陪她一起度过她难熬的那些日子……可我也知道这世上没有如果,所以我会用我的余生来好好爱她,照顾她!”


    邢建业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他的坚定和他要陪她走下去的勇气和决心。他知道他可以放心地把女儿交给他了,毕竟他看的出来,邵宇寒爱邢克瑶的心是真诚的,而邢克瑶由内而外散发的幸福感也是真的。

  

 

    “姐,你们家的橄榄油在哪儿?”在厨房里忙碌的邢克垒对着在客厅里聊天的邢克瑶大声叫道。


    “问你姐夫,厨房的事我不知道!”她厚着脸皮说道。


    邢克垒白了她一眼。


    这么厚脸皮的事也能说的出口?


    “厨房的事你问我呀!你姐怎么可能知道!在那个柜子上面第二层的小隔间里。”好像邵宇寒比邢克瑶更了解她家厨房用品的摆放。


    邢建业放心的点点头。


    “伯父,是这样的,我怕她会弄伤自己,所以我从来不让她进厨房的。”邵宇寒解释道。


    “好像在我们家,都是男人下厨房啊!”邢建业赢了他半个子结束了这场棋局。


    通过跟邵宇寒下棋,邢建业感觉他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木子艾

  

  

  

  

评论(4)

热度(2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