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第97章 见父母(下)

    当邵宇寒把最后一道他的拿手好菜----大黄鱼端上桌后,邢克垒招呼其他人一起入座。看到满满一桌子的菜,大家都觉得不好意思了,本来是要招待邵宇寒的,结果却让他当起了厨师。 


    还是眼尖的邢胜男看出了端倪,她发现这一桌子的菜基本上是邢克瑶每年年夜饭做的那些…… 


    “小寒,为什么你做的鱼和我们瑶瑶做的味道好像不一样呢?”董慧娜夹起一块大黄鱼问道。 


    邵宇寒会心地和邢克瑶笑了笑,“克瑶……她少放了一样东西。”他神秘地说道。 


    众人疑惑地看着他们。 


    “那时候她不爱吃蒜,所以每次出锅前我都会把蒜末给她挑出来。”邵宇寒静静地说道。 


    一时间,一大家子的人都沉默了。 


    原来一直以来,他好像把她照顾的很好…… 

 

   

    邢建业刚想把一只剥好的皮皮虾放到邢克瑶的碗里,却发现邵宇寒也同时把剥好的皮皮虾放到她的碗里。所以他只好把那只剥好的虾给了董慧娜,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左手。 


    “蛮好的!”邢建业静静地说道。 


    “哎呀!我这个剥虾的任务终于有人接班了!” 


    最后还是邢克垒的一句玩笑话化解了这场尴尬。 

 

 

    吃完饭,邢家父母就回了自己的别墅,邢克垒和米佧也回了对面。安东尼本想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邵宇寒,结果却被邢胜男给提溜了回来。 


    “老妈,我还想问姐夫几道奥数题呢!”安东尼一脸不情愿地说道。 


    安东尼对于老妈的蛮横无理表示抗议。 


    邢胜男白了他一眼,她在想是不是他们邢家有钢铁直男的体质啊!邢克垒是这样,现在自己儿子也是这样没有眼力价。连自己的哥哥嫂子都知道给他们留点独处的空间,为什么自己的儿子看不出来呢! 


    “问什么问!明天问你老师去!” 


    “可这就是老师让我问姐夫的啊!”安东尼无奈地说道。

 

    “那就改天!你看不出来你大姐姐想和你姐夫二人世界吗!连你大伯和大伯母都知道给他们留点独处空间,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邢胜男无语地说道。 


    安东尼这才恍然大悟。 

 

   

    大家走后,邵宇寒在书房里看了会儿病历,他闭上眼睛想让自己静静心…… 


    邢克瑶给他热了杯牛奶。 


    她轻轻地推开书房的门,看到邵宇寒闭着眼睛,她牛奶放到书桌上,拿起沙发上的毯子轻轻地盖在他身上。突然他睁开眼睛抓着她的手,猛的把她拉到他怀里,让她坐到他的腿上。她转过身,拿起桌上的牛奶递给邵宇寒,他喝了一半,然后把剩下的一半让她喝了下去。 


    “不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邢克瑶亲密地搂着他的脖子静静地说道。 


    “你都知道了?” 


    她点点头。 


    “她是个刚满三岁就查出脑血管畸形的患儿,全球的患病率仅万分之四。 


    “当初在爱伦的时候我是做过一例脑血管畸形的患儿,可他当时已经四岁了,而且我当时是有导师在场的。你知道的,这种病大一岁,风险就会降低很多,而且当时做的时候,手术没那么顺利,所以我担心……”邵宇寒紧张地说道。 


    这就是他们之间的默契,就算有些事他不说,她也能知道他的苦衷…… 

 

   

    邢克瑶看着眉头紧锁的邵宇寒,她很少见他术前这么紧张。上一次见他这么紧张还是几个月前他给那个二胎妈妈做的那个海绵窦血管瘤,上上次是作为Dr万的三助给一个年纪很大的病患做脑血管畸形的手术…… 


    “医生不能控制病人的生死,只能尽力而为。这是学生时代你长挂在嘴边上的话,现在我把这句话送给你。而且医生是人不是神,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邢克瑶静静地说道。 


    邵宇寒握着她的手。 


    你相信我吗? 


    一直都相信! 


    邢克瑶点点头。 


    “明天陪我去养老院吧?好久没去了,有点想爷爷奶奶了。”邢克瑶问道。 


    邵宇寒点点头, 他知道她是想他放松一下,所以才提议去看爷爷奶奶的。 

   

   

    这次见到爷爷奶奶,邢克瑶发现爷爷的病好像又严重了些,他记得的邢克瑶是小学毕业时的她。看到孩童般的爷爷,邢克瑶长叹了口气。 


    “这个病是这样的……”他安慰道。 


    爷爷拿着一小块芒果塞到邢克瑶的嘴里,邵宇寒刚想告诉爷爷她对芒果过敏时,邢克瑶却拒绝了。 


    “没关系,就让他记得那时的我吧!不要让他失望,来之前我吃过过敏药了。”她静静地说道,然后吃下了爷爷手中的芒果。 


    邵宇寒突然有些心疼她,她总是照顾着家里的每一个的情绪。奶奶突然在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的孙女好吧?” 


    邵宇寒点点头。 


    “她是天底下最贴心的孙女,也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孩,所以你要好好珍惜她啊!要不然我们就把她藏在一个你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邢奶奶笑着说道。 

     

 

    “老头子,你怎么把我的芒果都吃了!”邢奶奶走过去拿过爷爷手里的水果叉,当然也把邢克瑶给解救了出来。

 

    虽然吃了抗过敏的药,但邢克瑶的胳膊上还是起了一圈的红疹。她从包里拿出一支药膏递给邵宇寒,他拿起药膏细心的涂在她过敏的胳膊上。 


    “为什么要这么让自己为难呢?”他心疼地说道。 


    “我没关系的,都是亲人嘛!” 


    “可是我有关系!”他严肃地说道。 


    邢克瑶又补了一片氯雷他定。疑惑地看着他。 


    好像过敏是她吧! 


    “我心疼你!”邵宇寒温柔地摸着她额前的碎发,静静地说道。 


    她微微笑了笑。 


    “以后在我面前,不可以什么都没关系,什么都无所谓!因为你是最要紧的人!” 


    “好!”她依偎他怀里静静地说道。 


    “其实今天你是想让我放松放松,所以才提议来看爷爷奶奶的吧?”邵宇寒问道。 


    她疑惑地看着他,好像被他看穿了她的小心思。 


    “奶奶都跟我说了,你每周都会来看他们,而且你前天才刚来过……” 


    邢克瑶尴尬地笑了笑。 


    “奶奶还跟你说什么了?”她问道,她不信一向最疼她的奶奶只跟他说这个。 


    “奶奶说,如果有一天我让你伤心了,就把你藏在一个我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他笑着说道。 


    “那你怕不怕?”她眯起她那晶莹的眼睛,笑着问道。 


    “怕!” 


    他怎么能不怕呢!七年的蛰伏让他明白了,他邵宇寒可以什么都没有,但就是不能没有邢克瑶,她就是他的药,可以治他的百病…… 


                                          ——木子艾

 


评论(4)

热度(28)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