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第98章 吵架

    

    邵宇寒的手术很顺利,邢克瑶担心他,所以一下班就去医院找他了。 


    一下手术,邵宇寒就急匆匆的换好了衣服回办公室了,因为他知道办公室里有佳人在等他。他推开办公室的门,发现她在沙发上睡着了。他微微笑了笑,把他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调整了她的睡姿,让她睡的更舒服些。然后他轻轻地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邵尔东经过他的办公室,看到了这一幕。他轻咳了一下,邵宇寒回过头看到了在办公室门口的他。 


    “求婚成功了?”神外走廊上,邵尔东问道。 


    邵宇寒点点头。 


    “挺好!还记得第一次见瑶瑶的场景……真替她高兴。”邵尔东感叹道。 


    他想起了当时那个沮丧的邢克瑶,看到她现在能和她爱的人再在一起,他真心为她高兴。 


    “第一次见她?”邵宇寒疑惑地看着他。

 

    他好像还从来没问过她,得抑郁症的那些日子……他觉得没必要把她已经好了的伤疤再揭开来看看。 


    邵尔东长叹了口气,“那时候她需要用三种安眠药才能睡五个小时,后来她遇到了我,我救了想要跳楼的她。后来才知道,那天你的那个包裹是压倒她的最后的稻草……” 


    邵宇寒很讶异,他没想到,最后,他竟是伤她最深的那个人…… 


    “后来她来我诊室做心理疏导,我以为她会介意叫我‘邵医生’,可倔强的她却没有,她说有些事总要学着面对。你知道的,中度抑郁的患者有多痛苦,她的确吃了很多你想象不到的苦。要知道心里苦才是真的苦……后来,她回国了,她看到了你,她问我,还是忘不掉你怎么办?我说,忘不掉那就不要忘吧,也许有一天你会笑着跟我说着你们曾经的美好,也许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根本忘不了一个你曾经爱过的人,而那个人也在深爱着你。无论是哪种结果都是好的。还好,你们都未曾忘记过彼此……”邵尔东静静地说道,他没想到有一天他会把邢克瑶的这一切告诉邵宇寒。 


    “那她的抑郁症没关系了吗?”邵宇寒紧张地问道。

 

    “我相信只要你的爱不变,她的抑郁症就不会再来!”邵尔东拍了拍邵宇寒的肩膀,“邵宇寒,好好待她!说句矫情的话,这个世界上你再也找不到比她更爱你的女孩了。” 


    “那深情,她值得!你也值得!” 


    说完,他就走了。 


    邵宇寒看着熟睡中的邢克瑶,他感觉此刻的他很幸福…… 

 

 

    为了庆祝邵宇寒手术成功,第二天晚上他们还一起看了电影。 


    邵宇寒刚准备换衣服出发去电影院,他路过米佧的办公室,看到了一脸踌躇的米佧。他一问才知道,她还未把要去爱伦的事情告诉邢克垒,他本想帮她去告诉邢克垒,却被米佧拒绝了,她觉得还是自己告诉邢克垒比较好。他表示尊重她的想法。 


    晚上看完电影,因为自己爸妈在家,他也不方便再带着她回自己的家了。邵宇寒就跟着邢克瑶回到了她的家。他拿起茶几上果盘里的橘子,紧张地在手里握着…… 


    他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周六……跟我去看房吧?”

 

    邢克瑶回头看了邵宇寒一眼。 


    “买房?”她故作疑惑地问道。 


    “我爸妈也回来了,再跟他们住在一起也不太方便了,所以我觉得还是买套房子吧!”他故作轻松地说道。 


    邵宇寒紧张地看着邢克瑶的反应。 


    “买房……不是大事吗?”她知道他什么意思。 


    “就是因为是大事,所以要我的未婚妻满意才行啊!” 


    邢克瑶放下手里的咖啡壶,“我们两个到了住在一个房子里的……那种程度吗?”她甜甜的问道。 


    “戒指都戴上了,求婚也答应了,难道还要反悔吗?”他把玩着她戴着戒指的手幸福地说道。 

 

     

    邢克瑶一脸幸福的和邵宇寒坐在沙发上。 


    突然,他看到了茶几上的一个I DO的礼盒。他疑惑地看着邢克瑶,她告诉他那是自己弟弟的求婚戒指。可他明明记得白天的时候,米佧还在为去不去爱伦的事情发愁,所以他猜测邢克垒应该还不知道米佧要去爱伦的事情。邢克瑶似乎看出了他的迟疑,他就把米佧要去爱伦的事情告诉了她。 


    “邵宇寒,是不是除了你的专业,其他的事都不在你的考虑范围之内?”听到米佧要去艾伦的事情,她生气地朝他怒吼道。 


    “克瑶,你听我解释,这个爱伦对米佧以后的工作和学习是很有帮助的,所以我当时就推荐她去了。”他耐心地解释道。 


    “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米佧走了以后,她很有可能跟我弟就像当年的我跟你一样!”她歇斯底里地喊道。 


    其实邵宇寒也挺震惊的,他以为那件事在求婚时就已经翻篇了,可他没想到那件事对她的影响会这么大…… 

 

   

    邢克垒进来时,刚巧听到了他们两个的吵架。同时他也知道了米佧要去爱伦的事情。 


    “额……确实是我推荐米佧去的……因为这个机会很难得。你也知道从递交材料到初选再到面试,需要层层选拔,而且这对于她未来的发展有很大的好处。今天是通知她过了初选,后面还有一个视频面试……” 


    邵宇寒一边说着一边忐忑观察着邢克瑶的表情。 


    “可能……她觉得竞争太激烈了,所以才没和你说。”这话,他是替米佧解释的,但好像也是在替自己辩解。 


    邢克垒点点头,表示理解米佧的想法。“我……我姐说,要……两年……”他弱弱地问道。 


    邵宇寒点点头,“这……一开始的培训是两年,但……如果……”他看着身边的邢克瑶,紧紧地握着她想要松开的手。然后他看到邢克瑶白了她一眼,很明显她不想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邢克垒。“如果成绩优异的话,可以……在额外……去申请一个三年的高阶计划……”他刚想再说些什么,气得邢克瑶在他腰上狠狠地掐了一下。看着她犀利地眼神,他不敢再继续说下去了。 


    邢克垒长叹了口气,“这……加一块就是五年了。” 


    他知道,那时候自己姐姐是有多么的不容易,可他却也没什么理由阻止米佧不去读这个爱伦,所以他很纠结…… 

 

   

    “克垒,你跟米佧不是一直都挺好的,也没什么矛盾,米佧又挺直接的,心思又简单,有什么你就直接跟她说呗!别藏着掖着!”她静静地安慰着邢克垒。 


    邢克瑶不想自己弟弟走当年她走过的路,虽然她知道米佧不是她,弟弟也不是邵宇寒…… 


    当年他们就是想的太多,她总是顾及着所有人的想法,而他却想着不让她后悔,所以才会…… 


    邢克垒点点头,颓废地走了…… 

 

   

    邢克垒走后,她才敢问他,刚才未说出口的话是什么。

 

    “我想跟他说,不是米佧去上学了,他们两个就要分开,不能带着这种假设去想问题!”邵宇寒如释重负地说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终于想明白了这一点,所以他不想让邢克垒后悔。邢克瑶也很欣慰,但她的自尊心告诉她,不能就这么原谅了他。她拿起他的外套把他推到门外。

 

    邵宇寒无奈地摇摇头。 


    好像每一次吵架后,他的傲娇都会瞬间在邢克瑶的面前化为乌有。为了哄未婚妻,他也不得不放下身段,帮她解决小舅子和米佧的事情。 

 

 

                                           ——木子艾

评论(2)

热度(2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