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第99章 表白

    自从那天被邢克瑶赶出她家后,邵宇寒已经三天没见到他的克瑶了。


    米佧当天晚上就已经和邢克垒达成了共识,隔天还陪着阮青夏和束文波一起拍了婚纱照。邢克垒都已经把求婚戒指戴在米佧的手上了,可邢克瑶还是不肯原谅他。


    虽然是吵架中,他还是会做好了三餐让贾立给她送过去。给安东尼补习的时候也不忘向他打听她的动态。还是会给她说早安和晚安,报备他的动向……


    周六的上午,邵宇寒给安东尼补习完后,交给他一个保温桶,安东尼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本来是想嘲笑他来着,但一想到以后还得靠他给自己补习数学,只好作罢。不过他临走时还是说他“假公济私”。邵宇寒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因为他知道她一直都是他的,所以他并不急于她原谅他,只要她每天能好好吃饭就行……

 

 

    为了避嫌,邢克瑶特意和卫兰约在了医院外面。她把新产品的资料交给卫兰,还拜托她找个医生给她参谋参谋。卫兰看了看邢克瑶的新产品的介绍,知道她醉翁之意不在酒……


    “瑶瑶,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事应该找你们家邵宇寒啊!”


    邢克瑶喝了一口杯中的咖啡。


    她没回答卫兰的问题。


    “你说你,来酒吧竟然只是喝个咖啡!”卫兰调侃道。


    “他说,他不在的时候我不可以喝酒!”


    “你俩这架吵的……”卫兰微微笑了笑,“现在整个仁心都知道神外有个宠妻狂魔的邵主任!”


    “他这人……”邢克瑶幸福的笑了笑,“卫兰,你说我是不是太作了,他们男人不是不喜欢太作的女生吗?”她有些卑微地问道。


    邢克瑶记得当初李俊昊不止一次的受不了她的仪式感和做作的矫情。


    “嗯,以你这个年纪的女人来说……是有点作。可邵宇寒是个受虐狂啊!他喜欢!”卫兰不禁调侃道。


    他们两个,一个喜欢作,一个是受虐狂。简直是绝配嘛!


    这些天,贾立因为给邢克瑶送三餐有时会错过了早午晚的交班,别人问他时,他就会跟别人解释他迟到的原因。所以邵宇寒也就有了宠妻狂魔的称号。


    不过邵宇寒还蛮享受这个称号的。因为得有‘妻’才能称得上宠妻狂魔呀!

 

 

    另一个酒吧里,邵尔东陪着邵宇寒无聊的喝着威士忌。


    “你这个好好老公怎么有空出来找我喝酒?”邵宇寒问道。


    邵尔东白了他一眼。


    拜托!这还不是拜你所赐嘛!要不是邢克瑶拉着他家娇妻解闷,他能有闲心陪他喝酒吗?


    邵宇寒疑惑地看着邵尔东,他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我老婆现在正和你老婆约会呢!”


    很明显邵宇寒很喜欢“老婆”这个称呼,“哦,不!是你未婚妻!”邵尔东突然改变了邢克瑶的称呼。


    “老婆也没错啊!反正她早晚都是我的!”邵宇寒得意的说道。


    “这位仁兄!你这样老是耗着也是不行啊!”邵尔东苦口婆心地劝道。


    “你以为我不想啊!我真是什么招都用上了,每天给她发信息她不回,打电话也不接。去她公司堵她,她直接叫司机略过我,现在连她公司保安都认识我了。”邵宇寒无奈地说道,“不过我让贾立送去的三餐她倒是每顿都有吃的啊!你说她是什么意思啊?”他问道。


    “邵宇寒,没想到像你这样一个理智的人,碰到我们瑶瑶也会变得手足无措啊!”邵尔东调侃道。


    “纠正一下!瑶瑶是我的不是你们的!”邵宇寒吃醋地说道。


    切!


    邵尔东撇了撇嘴。


    “邵宇寒,都这样了,你还有功夫吃我这没谱的干醋啊!”邵宇寒耸耸肩,“不过我觉得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起因是米佧,你可以找米佧帮帮忙啊!更何况他们女生之间也好沟通嘛!”邵尔东提议道。


    “不用,我跟克瑶的事,有我们自己的解决办法!”邵宇寒有些心虚地说道。

 

    “好!有骨气!”邵尔东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看热闹的架势。“那一会儿我去酒吧接我老婆,你要不要也去接一下你的未婚妻呢!”他故意把未婚妻加重了音调。


    邵宇寒刚想说‘好’,邵尔东却直接说道,“哦,我忘了,瑶瑶不想见你的。你也不需要我们的帮忙!”


    邵宇寒嘴上说不用别人管他们的事,身体却很诚实的跟着邵尔东来到酒吧,只是他们赶到酒吧时,邢克瑶刚离开……

 

 

    中午,邵宇寒在医院小花园的长椅上看到了啃着饼干的米佧。他走过去,把手里的咖啡递给米佧。他问米佧是不是收到爱伦的offer了?米佧点点头,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他知道她是在为即将到来的分离而感到担心和不舍……


    其实米佧知道,自从知道她要去艾伦后,邢克垒就一直很难受,但他也知道那是她的理想,所以一直都不肯表现出来,还得装作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邵宇寒看了米佧一眼,他其实挺羡慕他们这种状态的,很多年前,要是他和邢克瑶也可以这样体谅对方的话,那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结果,是不是就可以不分手了……


    “想听故事?”邵宇寒故意问道。


    米佧点点头。


    邵宇寒微微笑了笑,然后和米佧娓娓道来:那时候,我跟她都年轻气盛的,两个人谁都不肯把自己的想法和感受跟对方说。当她提出来,要放弃学业……


    邵宇寒突然吸了吸有些酸涩的鼻子继续说道:当她告诉我她要回去接手家里生意时……我就以为她在心里面已经放弃我了。我那时候很骄傲,不可能像别的小男生似的,哭哭啼啼地去挽留她。再加上,我觉得放她走,应该是为她好。而她……就真的走了。好像有些人不联系不挽留她就真的好像消失了一样……”他长叹了口气。


    邵宇寒知道,她这么生他的气也是理所应当的。


    “分开的这七年,我一直在想,或许那个时候,她只想听我跟她说一句,你留下来吧!她可能就不走了……可我不能做让她遗憾终生的事。”他无奈地笑了笑。


    好像人生来就是用来遗憾和纪念的。

 

 

    “要真是那样的话,你现在可能要当舅妈了。”突然,邵宇寒画风一转,一脸傲娇地说道。


    米佧点点头,会心地笑了笑。


    突然,她疑惑地看着邵宇寒,“姐夫,你平时没那么喜欢表达吧?你今天说这么多你和克瑶姐的故事,是想让我把这些话告诉克瑶姐吗?”米佧弱弱地问道。


    可她也清楚地记得上次从度假屋回来时,他说过,他和邢克瑶的事有他们自己的解决方式,不需要外人帮忙。


    “我推荐你去爱伦医疗中心,果真是没错!因为你的这儿比较好使!”邵宇寒指着太阳穴对米佧说道。


    米佧瞬间明白了邵宇寒的用意。

 

 

    虽然邵宇寒什么也没说,但米佧还是把下午邵宇寒讲给她的故事给邢克瑶又添油加醋的说了一下。


    “他是想借你的嘴跟我道歉吧!”听了米佧的讲述,邢克瑶知道他是真的没办法了,所以才通过米佧的讲述跟她道歉。自然她也能听出哪些是邵宇寒自己讲述的,哪些是米佧自己添油加醋臆想出来的。


    可米佧却是认为那是邵宇寒在跟她表白。


    “表白!”


    邢克瑶微微笑了笑。


    “那天我们俩因为你要去爱伦医疗研究中心的事情闹别扭了。”邢克瑶静静地看着米佧。米佧知道,她是怪邵宇寒推荐了自己也不和她商量一下。


    “因为我担心,我弟跟你会像当年的我和他一样!”同样的,她也很羡慕米佧的勇气。


    “那个时候,我跟他……谁也没说出口。我这个人做事情太冷静,又会瞻前顾后的想特别多。那个时候我要考虑我父母的感受,克垒的感受,要想他的心态,却唯独没有考虑我自己。我知道我不可能自私的要他也陪我回去照顾我爸妈。他跟我说,他是因为自己自尊心太强,所以不能跟我说让我留下来。我又何尝不是呢?”


    “那时候我觉得如果我跟他说,我留下来吧,好像下辈子我都要黏着他一样。现在想一想,黏着他也没什么不好。”邢克瑶长叹了口气。


    “爱情是需要冲动和勇气的!”邢克瑶深深地感叹道。

 

 

    “我真的不知道,自尊心真的这么重要吗?比两个人相爱还重要吗?”这一点,米佧要比当年的邢克瑶要通透些。


    “每次邢克垒晚上出任务,我都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我一直刷手机,看他有没有跟我……报个平安什么的。”原来,邢克垒每次出任务,米佧都是从一次次担惊受怕中过来的。


    “要是一直没有消息,我就会胡思乱想,觉得他是不是受伤了……”米佧静静地说道。


    邢克瑶慵懒地倚在沙发上,“半夜睡觉是不是还会惊醒啊!”她说道。“一想到他会出意外,特别难受吧?”


    米佧疑惑地看着她,没想到她们有着相同的感受。


    “当姐姐和当女朋友担心的事情是一样的。”邢克瑶静静地说道。


    亦或许,当姐姐要付出更多……


    邢克瑶有个本子,上面记录了邢克垒每次的出警时间。一开始邢克垒也不知道这个笔记本,后来有一年春节他陪他们过年,偶然间他发现了邢克瑶的这个笔记本还有抽屉里的几种不同的安眠药。从那以后,每次他出警回来,他都会和姐姐报个平安,让她安心。


    “未来这两年,你要做好准备哦!那种见不到面又担心的劲儿,可难熬了!”邢克瑶深有体会地说道。


    米佧点点头。


    “克垒跟我说,那天你不去的时候哭了,他觉得特别难过。他不希望,因为他影响了你未来的前程。所以,不管你在哪儿,去多长时间,好好地爱我弟!好好地珍惜他!克垒真的很不错!” 邢克瑶极力地夸赞着自己的弟弟。虽然他们时常斗嘴,可总归是刀子嘴豆腐心。


    吵架是真吵,但爱也是真爱……


                                           ——木子艾

 

 

  

 

  

 

  

评论(1)

热度(36)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