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第101章 领证&买房

     邢克瑶从来没想到,她会一口气在一天之内解决了她人生的两件件大事…… 


    当然这一切都是拜邵宇寒所赐…… 

 

    从发布会出来,他们就一同收到了易骞的短信,通知他们这周末参加他们的结婚party。 


    “邵宇寒,你今天是故意来陪我参加新品发布会的吧?”在去给易骞买结婚礼物的路上,邢克瑶故意问道。 


    邵宇寒点点头。 


    他倒是一点也不避讳。 


    谁让她也不和公司里的人说明他就是她的伴侣,就上周他来接她时,他还看见她拒绝了一个追求者。前几天他来接她时,他又看见一个追求她的客户给她送了一束看起来很刺眼的红玫瑰,虽然她转身毫不迟疑地就把花扔进了垃圾桶,但是他心里还是很介意的…… 


    确切地说,他吃醋了。 

 

 

    邵宇寒牵着邢克瑶的手在家居店里逛着,当然也引起了身边人异样的眼光,因为像他们这样的年纪还这么腻歪的‘夫妻’不是很多…… 


    邢克瑶走到一个咖啡杯专柜前,本想着要送给易骞当结婚礼物,邵宇寒却告诉她,上次过生日时他送过了。 


    她突然感慨他们之中的情场大浪子也会赶闪婚的时髦。

 

    “哪只是闪婚啊!人家再过小半年就要当爸了!人家这弯道超车还挺极速的,特别厉害!”邵宇寒一脸羡慕地看着邢克瑶。 


    邢克瑶别过头,“超谁的速啊?”她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超谁的速你不知道吗?” 


    邢克瑶一脸坏坏地摇摇头。 


    突然,他转过头,拉着她的双手,诚恳地问道, “明天去民政局吧?” 


    她笑了笑,“去民政局干嘛?” 


    她又怎能不知道他的意思呢! 


    “领证!” 


    “结婚!” 


    邵宇寒真诚地说道。 


    “邵医生啊!这个戒指呢就是你逛街的时候,逛着逛着就买了,我记得当时你说是生日礼物吧!你是不是每件事都这么灵机一动啊!”邢克瑶举起她左手的无名指俏皮地说道。 


    邵宇寒摇摇头。 


    突然他在她面前单膝跪地。 


    邵宇寒的这一突然的举动吓了邢克瑶一跳。 


    “虽然我知道这些年我们有了足够的默契,但是你想要的仪式感我都会给你。因为你是我最爱的邢克瑶,你值得拥有最好的!”邵宇寒单膝跪在邢克瑶的面前深情地说道。 


    此时,他们周围已经聚集了好多人,弄得邢克瑶却有些害羞了。 


    “邢克瑶,我们结婚吧!” 


    “你快起来!” 


    “那你是答应我明天去民政局领证了。” 


    邢克瑶害羞地点着头。 


    这时,路人们才知道原来这不是求婚,是领证前的仪式感。有些姑娘们已经开始羡慕邢克瑶了,求她领个证都跟求婚似的,这样的神仙老公又有谁不羡慕呢! 


    可他们哪里知道,邵宇寒才是最幸福的那个。因为是邢克瑶的爱,才让他发光,发亮! 

 

 

    第二天一早,邢克瑶刚洗刷完,她走到客厅看到了在厨房里忙碌的邵宇寒,还有……茶几上放着的两本户口簿和两张身份证。 


    邢克瑶微微笑了笑。 


    还怕我跑了么! 


    邢克瑶走到厨房,从邵宇寒身后抱住了他,“就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娶我吗?”她轻声问道。 


    邵宇寒关上炉子上的火,回过头来。他握着她的手,“是,我怕你再反悔啊!我已经一分一秒都不能再等了。”邵宇寒坚定地说道。 


    邢克瑶害羞地点点头,然后抬起他的左手腕看了一眼他手表上的时间,可是她发现他的手表又罢工了。 


    “好像连它也想退休了。”邢克瑶笑着说道。 


    邵宇寒点点头,“十二年了……” 


    十二年,正好可以一个轮回…… 


    好像冥冥之中就注定他们这一生要纠结在一起…… 


    “领完证,我们去商场我再买一块送你吧!就当作是我送你的结婚礼物。”邢克瑶询问道。 


    邵宇寒点点头,“那我送你个什么结婚礼物呢?”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邢克瑶眨着眼睛看着他。 


    突然他看到了那条有些破旧而又过时的项链…… 


    “再送你条项链好不好?这条有些旧了……” 


    邢克瑶开心地点点头。 


    好像在邵宇寒面前,她永远都可以像当初的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个女医学生邢克瑶似的无忧无虑…… 

   

   

    领完证,邵宇寒就把邢克瑶的那本结婚证给要了过来。还跟她约法三章:以后无论吵成什么样子,都不可以提那两个字。 


    邵宇寒说,他以后是不会再踏进这里的。 


    邵宇寒把他的工资卡交给了邢克瑶,她本来是想拒绝的,可是,他却坚持执意要交给她,她就欣然接受了。 


    “老婆,以后的日子请多指教哟!” 


    “老公,不吝赐教!” 

 

 

    从民政局出来,邵宇寒开车载着邢克瑶来到他们买求婚戒指的那家商场。在二楼的名表区,邢克瑶拉着邵宇寒来到欧米茄专柜。她让店员拿出她之前就定好的那款星座系列的至臻天文台表,蓝色的皮质表带跟邵宇寒仁心神外主任的身份也很般配,她一眼就相中了。 


    “怎么样?我就知道你喜欢的对不对?”邢克瑶一脸自豪地夸着自己,对于这点默契她还是有的。 


    “是!”邵宇寒宠溺地摸着邢克瑶卷卷的头发,然后他让店员把他的旧手表小心包好。 


    “这旧的手表您还要?”那个店员一脸疑惑地看着邵宇寒。 


    “当然喽!这是我和我老婆爱情的见证,是有纪念意义的,当然要留好了。”邵宇寒深情地看着邢克瑶。 

 

 

    买完手表他们又来到DR专柜,邢克瑶一眼就相中了一条水滴形状的钻石项链。然后他拉着她来到戒指专柜,他让店员帮他们推荐一款结婚对戒。 


    店员看到了邢克瑶手指上的钻戒,就建议邵宇寒可以只买一个男戒搭配她的钻戒。 


    但邵宇寒拒绝了。 


    他说,结婚一定要戴对戒才可以。 


    好像不知是他被她的仪式感传染了,还是她想要仪式感他都可以给她…… 


    “邵宇寒,你知道在DR有个浪漫的规定吗?”邢克瑶闪烁着期盼的眼神问道。 


    邵宇寒笑了笑,“知道啊!男士凭身份证一生仅能定制一枚,寓意唯一真爱。” 


    “那你敢和我签订这份真爱协议吗?” 


    “有什么不敢的!你以为我为什么到这家店来选结婚对戒呢!”邵宇寒眼中闪烁地晶莹似乎要比这戒指上的钻石还要闪亮。 

   

 

    从商场里买完钻戒出来,邵宇寒又开着车载着邢克瑶来到她之前说的那个售楼处。 


    “有必要这么着急吗?”在售楼处门口,邢克瑶一脸狐疑地看着邵宇寒。 


    “有!”邵宇寒静静地说道。 


    因为邢克瑶是开发商老板的朋友,售楼处的经理亲自接待了他们。那个经理看着邵宇寒开着价格不菲的汽车,还有他和邢克瑶的衣着,再加上是老板的朋友,所以他猜测他们应该是个大客户,拼命地向他们推荐着各种房源。任凭那个西装革履的售楼经理把各种房源吹嘘的天花乱坠,邵宇寒只是淡定的说出了他的两个要求。

 

    现房。 


    精装修。 


    邢克瑶微微笑了笑。 


    已经这么迫不及待了么! 


    最后他们定下了距离江宁市中心五公里的一套复式的房子,他知道邢克瑶喜欢摆弄些花花草草,所以他特地要了带花园的一二层还有负一楼的地下室。 


    定下这套房子还一个原因就是它的位置在邢氏集团和江宁医院的中间,一方面邵宇寒考虑到无论是他送她上班还是她自己开车都很方便,另一方面,离医院近点是他下班的时候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回家。 


    签购房合同时,他只写了邢克瑶一个人的名字,这让那个经验老道的售楼经理大跌眼镜。尽管他从业这么多年,一般见惯的都是只写自己的名字或者在自己名字后面加上对方的名字,像邵宇寒这样大方到房产证上只写对方的名字,他还是很少见的。 


    最后付款的时候,邵宇寒执意要自己付了全款。邢克瑶拗不过他,只好应允了他。 


    从年初的再次相遇到各种见面和聚会再到前不久的复合,一直到几次求婚,领证,他总是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好像总想把那些年他亏欠她的那些安全感和感情弥补给她…… 


     邵宇寒把对邢克瑶的爱做到了极致……

    

                                        ——木子艾

评论(7)

热度(5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