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第102章 Supraise

    从售楼处出来,他们本想悄无声息地回家做顿烛光晚餐,就这样过个二人世界的,可没想到家里人早就密谋好了要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电梯里邵宇寒一只手搂着邢克瑶的腰,一只手扶着电梯的墙,紧紧地把邢克瑶圈在怀里。他一脸坏坏地在她耳边问着她,是不是以后他们就不用同城异地了? 


    面对邵宇寒突如其来的主动,邢克瑶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一方面她有些害羞,另一方面她也害怕电梯里突然会冒出一个人来,那岂不是尴尬了! 


    邵宇寒依旧对她动手动脚的。 


    “邵宇寒,这是电梯里哎!”邢克瑶一脸娇羞地说道。 


    邵宇寒痞痞地笑了笑。 


    “那是不是回到家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你说呢!老公!” 


    听到邢克瑶的一声‘老公’,邵宇寒更是激动地还没进家门在楼道里就忘情地吻了起来…… 

 

 

    但是在里面等着要给他们惊喜的人可尴尬了…… 


    正所谓‘尴尬’这件事,当事人不感觉尴尬的话,那么尴尬的就是别人喽! 


    而此时守在门口的邢克垒和安东尼就处在这样尴尬地情境里…… 


    他们透过猫眼看到了这限制级的一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是都看到他们上来了吗?”米佧和邢胜男走到他们身后。 


    米佧轻轻拍了拍邢克垒的肩膀,她也看出了他的尴尬。

 

    “对啊!你们两个大男人怎么回事?办点事这么吞吞吐吐的!”邢胜男抱怨道。 


    米佧刚要打开门,却被他阻止了。 


    邢克垒轻咳了一下,“还是……还是等一会儿吧!”他咽了一下口水,哭笑不得地说道。 


    米佧和邢胜男疑惑地看着他。 


    邢克垒示意她们自己从猫眼里看。 


    米佧和邢胜男透过猫眼也看到了他们激吻的场景,瞬间明白了邢克垒和安东尼的尴尬。 


    “还……还是等会儿吧!”米佧趴在邢克垒的肩膀上八卦地说道。 


    “喂!没想到你姐一把年纪了,竟然也喜欢玩这种干柴烈火的桥段啊!”邢胜男笑着调侃道。 


    邢克垒白了邢胜男一眼。有时候他对他这个‘不着四六’的姑姑表示很无语。 


    “姑姑,有点正形好不好!好歹您也是长辈啊!” 


    “哥,我都习惯了。我妈被我爸宠的哪还有正形啊!别说当姑姑了,当老妈都没有正形!”安东尼调侃道。 


    他趁机也和大家诉诉苦,毕竟像她老妈这样,从他小时候就没给他做过几顿饭,有时还会和他抢零食的老妈也很少见吧! 


    “臭小子!竟然敢拿你老妈打叉!”邢胜男粗暴地拍了一下安东尼的头。 

 

 

    Supraise! 


    邵宇寒刚用指纹打开门,就看到众人为他们准备的惊喜。这既让他们受宠若惊,又吓了他们一跳。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安东尼一脸兴奋地说道。 


    喜没有!倒是惊着了! 


    邢克瑶一脸霸气地说道。 


    “告诉你哟!休想这么轻易地把我们邢家的大小姐让你带走哟!”邢克垒在邵宇寒耳边警告道。 


    邵宇寒哭笑不得的摇摇头,然后他带上围裙去厨房那边去找小姑父了。 


    “习惯了就好,我那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在厨房里忙碌地小姑父笑着说道。 


    邵宇寒点点头。 

 

 

    邢克瑶走到客厅里对着林静和邵建东亲切地叫着爸爸和妈妈。 


    听到邢克瑶的这声爸爸妈妈,林静和邵建东已经高兴地合不拢嘴了。“瑶瑶,你叫我什么?”林静欣喜地问道。 


    “妈妈!”邢克瑶从身后把他们的结婚证摆到他们面前。

 

    林静激动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放到邢克瑶的手里。

 

    毕竟,从08年地震救援他们见她第一面时,就认准她是他们的儿媳妇了,这一天他们盼了有十年了…… 


    吃饭的时候,邵宇寒和邢建业同时给邢克瑶剥了一只虾放到了她的碗里。 


    邢克瑶微微笑了笑。 


    “老公,你剥虾的任务终于可以移交给小寒了。”董慧娜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邢建业心酸地点点头。 


    他虽然有些不舍,但看到女儿这么幸福,心里也就放心了。 


    他知道他终于可以放手了。 

   

 

    “既然领了证,是不是可以开始筹备婚礼的事情了?”邢胜男突然开口提议道。 


    有必要这么着急吗? 


    邢克垒和安东尼一脸不悦地一同说道。 


    当然! 


    众人一同说道。 


    “臭小子,你想让你姐当一辈子的大龄剩女吗?”邢胜男无奈地说道。 


    两个大男孩尴尬地笑了笑。 


    邢克瑶知道他们是舍不得她…… 

 

 

    吃完晚饭,大家都兴高采烈地商量着婚礼的事情。却迟迟不见邢建业…… 


    邢克瑶找了一圈才在阳台上看到了抽烟的邢建业。她走上去一把就夺走了他手里的烟蒂,她撒娇地靠在邢建业的肩膀上喊了一声长长的“爸”……  


    邢建业叹了口气,随着女儿婚礼的日子的临近,他被女儿这么管着的时间也就不多了。 


    其实有时候能被人管着也是种幸福啊! 


    许久之后,邵宇寒才找到了他们父女俩。 


    他在他们身后喊了他们一声,他们回过头,而邵宇寒也在邢建业飘忽的眼神中看到了不舍…… 


    “爸,我可以向您保证,以后的日子我会保护好她,过马路我会紧紧地牵着她的手,她困了累了我的肩膀会永远给她靠,我会给她做她爱吃的三餐,当她有危险时我会以我最快的速度出现在她的身边,吵架时我永远会是那个首先低头的人,我永远永远都不会放开她的手让她离开我怀抱,我会像您爱她一样十倍百倍的爱她一年又有一年,十年又十年,百年又百年……”邵宇寒郑重地像邢建业保证道。 


    “邵宇寒,希望你永远记得,今天你是如何求着我要我把女儿嫁给你的!”邢建业静静地说道。 


    邵宇寒点点头。 


    “我的女儿从来都不是难嫁好追的剩女,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最单纯,最美丽,最优秀的女孩。无论什么时候,她都是我最珍贵的小公主。她不是没人要,而是我希望她可以跟自己喜欢的人,昂首挺胸的特别自信的结婚,我希望她可以跟她爱着的人白头偕老。而我看中的从来都不是你的家事和你的学历背景,比起这些物质的东西,我更在意的是你身上对我女儿的爱和责任感……” 


                                              ——木子艾

   

  

评论(2)

热度(37)

  1. Evil俏皮小妖精 转载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