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第103章 婚纱照

    双方家长见面后,就是他们的婚礼了。但是在婚礼之前有个很重要的事,连一向最看重仪式感的邢克瑶都忘记,然而邵宇寒却记得他们应该要拍套婚纱照的。 


    其实拍婚纱照的事情,邢克瑶不是没想过,只是一想到拍婚纱照的程序那么繁琐,而邵宇寒的工作本身就很繁忙了,好不容易赶上休息日,她想让他休息…… 


    或许真正相爱的两个人就是这样吧,他懂她的仪式感,她理解他的不容易。 


    两个互相迁就的人才能长远…… 

     

 

    因为临时有台急诊手术,一大早邵宇寒就被医院叫走了,邢克瑶只好自己先去影楼选婚纱。 


    她选好婚纱,一边化妆一边等着邵宇寒。妆都快化完了,可邵宇寒还没来,摄影师也在催促着,新郎怎么还没来…… 


    邢克瑶只能尴尬地笑了笑。 


    邢克瑶的化妆师是个四十出头的老大姐,在这行也干了有二十年了,她见惯了各式各样的新郎,对于拍婚纱照都能迟到的新郎,她一向是很鄙视的。 


    “这么重要的日子他都能迟到?” 


    “对啊!上学的时候就是一直是我等他,好像等他成了我的一种习惯……” 


    “不觉得委屈吗?一直付出的那个人总是比较吃亏的!”

 

    “不委屈啊!我理解他,而且……他是个医生,救人是本能。我只要确定,在他心中我是除病人之外最重要的那个人就好啦!” 


    正说着,邵宇寒风风火火地就赶来了,手里还提着几杯饮料。他把一杯热奶茶递给邢克瑶,然后把剩下的几杯冷饮递给了摄影师和其他工作人员。 


    邢克瑶撅着嘴看着这杯热热的奶茶。 


    拜托今天可是有三十几度哎! 


    “小傻瓜!你来大姨妈了,只能喝热的哦!”邵宇寒温柔地摸着邢克瑶的头纱说道。 


    化妆师欣慰地点点头。 


    原来是自己太先入为主了。 

     

 

    邢克瑶婚礼前夜,邢克垒弄得自己紧张兮兮的,好像明天要结婚的人是他似的。 


    已经是凌晨了,米佧睡了一觉,觉得有些口渴,想要起来到客厅里接杯水喝,却发现邢克垒自己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着红酒,竟然还抽上了烟。 


    她感觉他的背影有些孤独…… 


    还有些说不出来的……悲伤…… 

 

 

    米佧走过去,拿走了邢克垒手里的烟蒂。 


    他被她吓了一跳。 


    她指了指着烟盒上‘吸烟有害健康’那几个字。 


    他点点头,长叹了口气。 


    “你是舍不得克瑶姐吗?”米佧问道。 


    印象中他们姐弟俩总是吵吵闹闹的,殊不知他们的感情这么深厚…… 


    邢克垒点点头,“我姐呢!不光是我姐,还曾经是我的救命恩人。” 


    米佧疑惑地看着他。 


    “小的时候,我误吞过一枚硬币,多亏我姐用了海姆立克法救了我,那时她才十二岁。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暗暗发誓,一定不能让我姐受半点委屈。所以小的时候,只要我姐让人欺负,我就会为她打抱不平。所有人都知道,我邢克垒有个底线,那就是邢克瑶!谁也不能说她的一丁点不好!在我心中,她是最完美的!” 


    米佧微微笑了笑,没想到自己老公竟有恋姐情节。 


    “小的时候,爸妈公司里的事情也比较多,所以都是邢克瑶在照顾我。家长会,篮球比赛……几乎都是她代爸妈去的。从小她的成绩就很好,所以她一直是我的榜样,但……也是我的阴影……” 


    “那时候,听说她要放弃学业回家接手公司,一开始我是拒绝的。我还差点辞职代替她管理公司。后来是她的一个巴掌把我打醒了,那是她唯一一次打我。后来我才知道,那天是她最灰暗的一天……” 


    “我知道打完我之后,她有多伤心,其实那时候我不是很理解她和邵宇寒之间的感情。我认为那不过是她人生中的一段奇遇而已。殊不知她放弃的不仅仅只是她的学业,还有她用尽生命爱着的邵宇寒。那时候我就在想,邵宇寒配不上我如此完美的姐姐。以至于后来我遇见他之后,就很讨厌他!” 


    米佧突然明白,那时候他和邵宇寒那么针锋相对,不单单只是吃醋,更多的是对过往的纠结。 


    “可是后来我看到她和邵宇寒相遇了,她是那样的开心,我就知道原来她还爱着他。而且也看得出来邵宇寒也一直没忘记过她。” 


    “所以,你放心把克瑶姐交给姐夫吗?” 


    “放心!因为只有跟他在一起时,她才会笑……” 

     

 

    一大早,邢克垒就把家门外面的‘光荣之家’的牌子擦拭了一遍,还在下面挂了一个条幅,上面写着,‘家有特警弟弟’。 


    虽然邢克瑶表示很无奈,但还是幸福地欣然接受了。 


    邢克瑶刚化完妆,就看到邢克垒站在她身后静静地看着她。他走过去,帮她整理好背后有些凌乱的头纱。 


    “姐,你今天真好看!”他一脸严肃地夸赞道。 


    可邢克瑶并不习惯他突如其来的夸赞。 


    她回过头瞪了他一眼。 


    邢克垒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邢克瑶。 


    邢克瑶突然很不适应这样一本正经的弟弟。 


    放心,有我在,今天没人敢嘲笑美丽的新娘! 


    他拍着穿着警服的自己保证道。



                                           ——木子艾

评论(1)

热度(4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