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第105章 婚礼(下)(大结局)

    在婚礼现场外面,邢克瑶一袭美丽的白纱站在门外,她的身边一左一右地站着身穿警服邢克垒和还有些穿着江宁中学校服的安东尼。


    两个大男孩一同把她洁白的头纱缓缓地盖下来,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姐,你会永远幸福的!


    邢克瑶羞涩地点点头。


    “走吧!丫头。”邢建东牵着她的手缓缓地走进婚礼现场。


    邵宇寒紧张地看着被邢建东牵着的邢克瑶,他很清楚,他们是有多么不容易才换来今天的这场婚礼。


    邢建东走到邵宇寒身边,庄重地把自己宝贝了三十四年的女儿交到了邵宇寒的手中。


    “老公,不要这样,小寒是个值得托付的人,瑶瑶会一直幸福的!”董慧娜在一旁安慰着有些不舍地邢建东。


    邢建东微微笑了笑。

 

 

    

    此时,会场那头站着易骞,他是他们的主持人。


    大家好,我是易骞。是新郎邵宇寒和新娘邢克瑶的大学同学兼多年的好朋友,所以他们就委托我担任这次婚礼的主持人。下面我们就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帅气逼人的新郎和我们美丽大方的新娘邢克瑶。


    邵宇寒紧紧地握着邢克瑶的手,伴随着婚礼现场响起的婚礼进行曲,他们缓缓地走到舞台中央。大屏幕上循环播放着数码相机里的那些照片和视频,还有他们的婚纱照。


    一束聚光灯打在邢克瑶亮闪闪的婚纱上,衬托得她格外美丽。和以往的霸道女总裁不同,今天身穿白纱站在邵宇寒身边的她宛若一个高傲的小公主……


    “你今天真漂亮!”邵宇寒在她耳边小声夸赞道。


    “我知道啊!”邢克瑶毫不谦虚地说道。


    “你们猜刚才姐夫在和姐姐说什么?”米佧问着身边的邢克垒和安东尼。


    虽然邵宇寒刚才的夸赞做的很隐秘,但还是让细心的三个人看见了。


    “那还用说,肯定是说我姐漂亮呗!”邢克垒和安东尼很有默契地一同说道。


    用脚指头想也是啦!尤其是今天这样的特殊日子,宠妻狂魔邵宇寒除了说邢克瑶漂亮还能说什么呢!

 

 

    我这里有一封写给新娘的信,是昨天晚上我们新郎偷偷交给我的,说要我一定在今天他们婚礼的时候念出来。下面让我们听听我们当年的哈佛医学系才子能写出什么令人惊艳的文字吧!可能你们还不知道吧,我们新郎当年可是大学里有名的辩论社社长,还曾在国际上拿过大奖呢!


    “别贫了!快点吧!”邵宇寒无奈地催促道。


    瞧!我们新郎着急了!


    易骞趁机调侃道,他才不要错过这难得调侃邵宇寒的机会呢!


    易骞打开他手里的那封信,光一个标头的称谓,就让他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My Love,没想过我会用这封信再次和你告白吧!其实这封信是七年前我就准备好……


    易骞只是念了个开头就把信塞到邵宇寒的手中,其实这都是邵宇寒和他设计好的,想要给邢克瑶的一个惊喜。不过就算不是设计,易骞也不打算替他念出来,因为太肉麻了。


    邵宇寒拉着邢克瑶的手,面对着她,深情地念着信上的字……


    克瑶,你可能不知道,这封信是我七年前就写好准备在我们婚礼上念给你的,只是没想到竟拖到了现在。不过还好,你还是我的,我还是你的。


    2005年的夏天,在医院长椅上,我们相遇了。你的那句‘如果麻木就是专业,我愿意永远都不专业!’让我对你有了最初的认识。


    你的意气风发,你的感性让我开始注意到你。


    米佧突然明白为什么当初他会同意给叶小满看病,原来并不是她的执着,只是她和邢克瑶说过同样的话。


    可那时的我们仅仅只有这一面之缘,说实话我甚至已经忘了我们曾经有过这样一次交集。再次相遇已经是一年后了,而且那次相遇不是那么开心。不过就是那次不开心的泼咖啡的经历让你重新又走进了我的生命里。虽然一开始我们并不是很愉快,可那次,就是你追我到电梯口的那次彻底改变了我对你的认识。渐渐地,我开始欣赏你,甚至很珍惜每次给你们班上课的机会。


    从那以后,我开始制造各种机会和你偶遇。你一直以为我是在医院里喜欢上你的。可在那之前,我们第一次去酒吧,你问我有没有爱过一个人时,我就喜欢上你了。那时,你在我面前流下的那一滴泪在我看来是那样的讽刺。


    克瑶,你可知道,我的初恋是你,可你的初恋却不是我。


    大家都误会,你为了追我跑了七层楼梯,可是他们却不知道,我抱着阑尾炎的你爬了十层楼……


    和你在一起后,我的骄傲,我的自尊在你面前全都化成了泡沫。我的偏爱和例外都只属于你一个人。我曾以为我们会这样一直幸福的生活下去。可是,在你选择回家接手家里生意时,我很生气也很纠结。最终我那该死的自尊让我失去了你。我知道你当时要的不过是一句挽留的话,可我也知道我不能做让你后悔的事情。


    记得你走的那天,你说,下次心动,记得到白头。可是克瑶,我的心都给你了,又怎么会对别人心动呢!你难道不知道人只有一颗心吗?


    你走的那天早上,我看到了那本《天才之手》,还有书里的纸条。我知道你是真的离开了。原来真正的离别,从来都是悄无声息的………


    记得在我离开江宁,准备去爱伦时,我接诊的最后一个病患竟然是李俊昊,他说终究我们成了一类人。可无论我怎么解释我们不是一类人,无非是想证明,你爱我胜过爱他!可又能怎么样呢!结果还是让你成了一个人……


    七年中,不止一个人问我,还爱你吗?可是我很清楚,这不是还爱不爱的事,而是我从来没有不爱你!因为我知道,无论是七年前还是七年后,你始终是我最在乎的人!


    因为太想你了,所以我回来了。因为我知道你们公司在国内有个大项目,我在想你会不会回来盯一下,就为了这百分之一的可能性,我放弃了爱伦优厚的待遇而选择回到这里。没想到你竟然也真的回来了。好庆幸我真的赌赢了。还好我的爱没变,你的爱也没变。


    七年中,我没吃过一次餐蛋面和包子,因为我不喜欢没有你的餐蛋面,因为没有人吃我不爱吃的包子馅。


    克瑶,我们已经错过了七年,我不想在错过了。你知道从初恋到结婚的概率吗?是百分之一!很幸运,我们就是那百分之一!


    克瑶,感谢你一直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你一直在我锁骨中线与第五肋间焦点内侧一厘米处。


    “这是什么意思?”邢克垒突然问着一旁的米佧。


    米佧微微笑了笑,“锁骨中线与第五肋间焦点内侧一厘米的位置是心尖。”她解释道。


    邵宇寒的土味情话,恐怕只有医学生才懂吧!


    邢克瑶,我爱你!嫁给我吧!


    说完,邵宇寒掀开邢克瑶的白纱,紧紧地搂着她的腰深情地吻着她。然后,他把那枚象征他们爱情的戒指牢牢地套在她右手的无名指上。


    此时,大屏幕上,正播放着一段视频。视频里,25岁的邢克瑶对29岁的邵宇寒温柔地说道,邵宇寒,我爱你,毕业后我们结婚吧!


    ……


                                                 ——木子艾

    

    

                                                 (完)

    

 

评论(15)

热度(69)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