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番外3


    自从修改手术记录单后,邵宇寒开始对邢克瑶有所改观。加上卫兰和易骞的关系,他们的联系也多了起来。


    中午,邵宇寒刚从实验室出来准备去图书馆借几本关于颅内血肿方面的书籍和资料,经过小花园,他听到了一阵吵闹声。他走过去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其实平日里他不是那么爱管闲事的一个人,只是因为他听到吵闹声中有一个熟悉的声音……


    “Tracy,我想我们还是走吧!”Ada拉着邢克瑶。


    “他都这么明目张胆了,你不应该问清楚吗?最起码,要对得起你这一年给他买的早餐吧!”


    Ada点点头,感觉邢克瑶说的很有道理,就算是分手也不能这么糊里糊涂的。


 

    Ada和她的前男友交涉了一番,最后却被她那个能言善辩的渣渣前男友明明是自己出轨在先,却说得自己一副受害者的样子。一会儿说什么酒后乱性,一会儿又说什么是别人缠着他……更可气的是,Ada竟信了他的这些话。


    邢克瑶当然看不下去了。


    “喂!你这些鬼话竟也能说的出口!”邢克瑶从一棵法桐树的后面走了出来,把Ada护在了身后。


    “Tracy,我和Ada的事已经说清楚了,我们是因为不合适才分手的。”渣渣前男友心虚地说道。


    他也知道他的这些荒谬的理由可以骗得过Ada,却骗不了邢克瑶。


    “是吗!感情不和!你们相处一年了你跟我说感情不和!”


    “Tracy,我们的事有我们自己处理的方式,外人最好不要插手!”他阴阳怪气地说道。


    “好!就算是你们因为不合适分的手,那这个你又怎么解释呢!”邢克瑶掏出手机,把那段渣渣前男友和那个小三对话的视频给播了出来。


    “刚分手,就无接缝的官宣新女友不觉得吃相太难看了吗?”


    看到邢克瑶的视频,Ada顿时也醒悟了过来,原来他所谓的酒后乱性不过是他劈腿的对象。


    Ada上去就给了渣渣前男友一巴掌,邢克瑶怕她吃亏立马把她护在了身后。那个渣渣前男友也不示弱,掏出随身带着的一把匕首就朝邢克瑶刺去,幸亏她学过空手道,敏捷的躲了过去。她冲渣渣前男友的肚子上狠狠地踹了一脚。


    “既然你们非要闹的这么不愉快,那就别怪我不怜香惜玉了!”


    突然他趁邢克瑶不注意时,从她身后偷袭她。邢克瑶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胳膊也被地上尖锐的石头划了长长一道,顿时鲜血不止。见邢克瑶受伤了,渣渣前男友扔下手中的匕首慌忙逃跑了。


    “哼!他也就这点本事了!”邢克瑶冷笑道。


    “Tracy,你流血了!”


    “没关系,小伤啦!”


    说完,Ada扶着邢克瑶就往医院的方向走去。


    他们走后,邵宇寒走过去捡起了地上邢克瑶遗落的手机还有一张名牌,上面写着邢克瑶的血型还有她的紧急联系人,他才知道原来她的血型是RH阴性血。


    其实他们发生争执时,邵宇寒就在附近,他本想着如果邢克瑶应付不了的话,他也可以帮帮她的。


 

    当邵宇寒拿着手机和名牌赶到医院时,发现邢克瑶自己一个人在急诊室等着缝合伤口。


    “Tracy邢,你是什么血型?”


    “B型,RH阴性!”邢克瑶疑惑地望着身后的邵宇寒。


    “Hi! Jason!”


    邵宇寒礼貌地点点头。


    “你怎么会来医院?”


    邵宇寒指了指身边的邢克瑶。


    “女朋友?”


    “哦,不是,但是是关系很好的朋友。所以缝合时注意要轻柔点,小姑娘爱美,尽量不要留疤!”邵宇寒细心地嘱咐道。


    “Jason,很少见你这么……事无巨细哟!”


    邵宇寒没有理会他的调侃,“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他淡淡地对邢克瑶说道。


    邢克瑶乖乖地点点头。


    “你是叫Tracy吧?”


    邢克瑶忍着疼痛点点头。


    “你和Jason真的就只是朋友?”他八卦地问道。他和邵宇寒认识也已经三年了,他还从未见过他和哪个异性说过超过三句以上的话,更别说这种特别的关心了。


    “嗯啊!那要不然呢!”邢克瑶笑着说道。


    他摇摇头,然后把邢克瑶扶了出去。


    “Hey!Jason,交给你喽!注意事项不用我说了吧!”


    邵宇寒点点头,扶着邢克瑶走出了急诊室。

 

 

    “你朋友呢?”


    “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教授临时找Ada有急事,所以她就先走了。”


    “嗯,我是在刚才的地方捡到了你的手机和这个名牌……”


    邵宇寒把手机和名牌交给邢克瑶。


    “你好像总是喜欢行侠仗义啊!卫兰的事还有这会儿你这个同学的事……”


    “总不能让那些渣男白白欺负我的朋友吧!”


    “行侠仗义是好,不过也要注意保护好自己,毕竟你的血型还是很特殊的。”


    “谢谢师哥关心!”


    邵宇寒微微笑了笑,心里却有些失落感……


    原来在她的眼里,我是师哥。



                                                ——木子艾

 

    

评论

热度(16)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