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番外4


    从实验室出来,邵宇寒就往中餐厅的方向走去。最近他好像比较更热衷于参加他们四剑客的各种聚会。


    来到中餐厅,老张告诉他,他们三个都还没来,于是他在一个靠窗的沙发卡座上坐了下来。直到半个小时后,易骞才和卫兰姗姗来迟。他们一眼看看到了靠窗坐下的邵宇寒,易骞冲邵宇寒招了招手。


    “邵宇寒,怎么选这儿了?你不是不喜欢靠窗坐的位置吗?你说会让你感觉没有安全感。”卫兰问道。


    “嗯……”邵宇寒被问的有些尴尬。


    刚坐下,易骞拿起菜单来就招呼老张过来点菜。邵宇寒犹豫地看了他一眼。


    ”瑶瑶今天不来了,社团里有活动。”卫兰解释道。


    邵宇寒点点头。


    “什么活动?”邵宇寒皱了皱眉头,一脸不开心地问道。


    “有个华尔兹的舞会,邢克瑶是领舞,所以这几天都在张罗着舞会排练的事。”


    “你好像对邢克瑶的事情很感兴趣嘛!”易骞调侃道。


    “没……没有吧!”邵宇寒心虚地说道。


    “何止啊!这家伙竟要我教给他做餐蛋面,我记得你们几个里只有瑶瑶喜欢吃餐蛋面吧!”老张趁上菜的功夫添油加醋地说道。

 

 

    邵宇寒微微笑了笑,他低头看着自己的盘子里,竟剥了好多只皮皮虾。然后他把剥好的皮皮虾都给了对面的卫兰。不知不觉中,他竟然这么关注她了。


    “邵宇寒,你喜欢邢克瑶吧?”易骞问道。


    “没有啊!”邵宇寒拿心虚地说道。


    ”你就装吧!喜欢还不敢承认!”


    有这么明显吗?


    邵宇寒心里默默想道。


    “邵宇寒,喜欢就去追啊!我们瑶瑶身边可不缺追求者,不过就算你追她,她也未必答应!”卫兰继续补充道。


    邵宇寒疑惑地看着卫兰,“是因为放不下李君昊吗?”他漫不经心地问道。


    卫兰夹了一只皮皮虾放到嘴里,还没咽下去,就被邵宇寒的这个问题给惊着了,她没想到邵宇寒会知道李君昊的存在。


    易骞也疑惑地看着卫兰,“李君昊是谁?”


    “他是瑶瑶的初恋男友!没想到她竟然和你说了她和李君昊的事情,看来你们最近的交往很频繁嘛!”卫兰夹起一块红烧肉放到嘴里,然后慢悠悠地说道。


    “邵宇寒,没想到你竟然有这么劲爆的一个情敌啊!”易骞八卦地说道。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邵宇寒心虚地说道。


    “邵宇寒,喜欢一个人又没有错,干嘛不承认呢!你单身,瑶瑶也单身。喜欢她很正常啊!况且瑶瑶还那么优秀,身边不缺乏追求者的。”


    “瑶瑶呢!我了解她,李君昊那事其实对她的伤害还蛮大的。听说她们分手后,她在家躺了一个星期才恢复过来。所以她不喜欢搞暧昧,她喜欢直来直去的感情。如果你也喜欢她,就要大方地告诉她,你喜欢她!毕竟,没有谁会站在原地等你的!”卫兰苦口婆心地说道。


    邵宇寒点点头。


 

    中午,邢克瑶刚从舞蹈室出来,一身疲惫地来到老张的中餐厅。因为马上就要办舞会了,作为华尔兹社团的团长,她首当其冲地在帮忙练舞,整日整夜的都泡在舞蹈室里。好久没去实验室了,气得Dr.万胡子都翘到天上去了。


    “老张,快给我来杯柠檬水,我快累死了!”


    老张给她端来了一杯柠檬水,还有一碗餐蛋面,“你最爱的餐蛋面哟!”


    邢克瑶微微笑了笑,头也不抬的吃起面来。


    突然,一杯咖啡被端了上来,她抬起头刚想说谢谢却发现对面坐着的人竟然是邵宇寒。


    “师哥?怎么会是你?”


    “我也是个人,我也要吃饭的啊!”邵宇寒笑了笑。


    邢克瑶低下头,突然发现自己问的这个问题好像有点多余。不过实在是邵宇寒的老干部形象太深入她心了。在邢克瑶的印象中,邵宇寒应该是不习惯吃外面这种快餐的人。她记得他说过,他习惯自己做饭的。

 

 

    这时,老张走过来,给邵宇寒端来了一份全熟的牛排。


    “给,邵宇寒,你的全熟的牛排!”老张无语地说道。毕竟在他店里,只有邵宇寒喜欢吃全熟的牛排。


    “全熟?”


    邵宇寒点点头。


    邢克瑶尴尬地吃了一口餐蛋面。


    “怎么样啊?瑶瑶”老张问道。


    “嗯,不错啊!不过你是不是换厨师了,今天的面要比平常好吃哟!”邢克瑶一脸满足地说道。


    “嗯,换厨师了!”老张一脸坏笑地看着邵宇寒。


    邢克瑶疑惑地看着两个人。

 

 

    “哇!好饱!终于活过来了。”


    邢克瑶把一大碗餐蛋面都吃光了,然后满足地喝了一口咖啡。邵宇寒看到她嘴角的奶泡,拿起一张纸巾帮她擦了起来。可邢克瑶似乎对他这种亲昵的举动有些很不适应。毕竟,一周前,他还因为一杯咖啡而对她很不友好……


    好像对一个人心动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吧!


    “谢谢,我自己来就好。”


    邵宇寒点点头。


    “你这些天都没去实验室吧?”


    “嗯……Dr.万生气了吧?”邢克瑶忐忑不安地问道。


    “生气到不止于,只是……今天他把你培养了一个月的拟南芥给打碎了。”


    “啊!”


    “不过呢!后来他们发现教授打碎的是Jon刚开始培养blattaria虫卵,而不是你的拟南芥。”


    “师哥,你的玩笑很冷好吗!”邢克瑶长叹了口气。


    “我是想提醒你,忙完这一阵就快回实验室,这几天Dr.万看不到你这个得力助手,就拿他们出气!”


    邢克瑶点点头。


    “我也想啊!不过还好马上就要办舞会了,等舞会结束后我立马就和Dr.万道歉去。”


    “舞会定在哪一天?”邵宇寒问道。


    邢克瑶疑惑地看着他,在她看来,除了他的专业,他不像是会关心专业以外的事情的那种人。更何况是舞会这种娱乐项目。


    “后天晚上。”


    “所以,你也会跳舞吗?”


    “我是领舞。”


    邵宇寒点点头,他不关心舞会,他只关心领舞的舞伴。


    “你要来吗?”


    邵宇寒想了一下,“我……”


    “不过想也是,师哥肯定不会来的吧!师哥的世界里应该只有专业吧!”


    邵宇寒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笑了笑。



                                           ——木子艾

 

    

    

    

评论(1)

热度(19)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