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番外6

    其实自从卫兰和周全分手后,她一直都没走出来。邢克瑶和邵宇寒忙着谈恋爱,易骞更是忙着和他的第n任女朋友风花雪月,根本顾不上卫兰。更何况卫兰在他们面前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们就以为她对她和周全的感情已经释然了。可他们不知道,她之所以装作一副释然的样子,无非是不想听他们心灵鸡汤式的安慰。那种安慰好像对与她而言是种大大的讽刺。她知道他们都没有恶意,但她确实不想听到类似什么以后都会好的,他不值得你这样……这样的话。好像这样的话让她觉得她这些年付出的感情都喂了狗。


    她试过很多办法,可这里到处都充满着他们的回忆。有时候很多事情不是她想躲就能躲开的。就像是此刻,她在马路一边等红绿灯,而马路的另一边也就是她的正对面。她看到周全和晓薇正亲密地牵着手也在等红绿灯。她不想让他看见自己此刻狼狈的情绪,她转过身想要逃离这令他窒息的环境。只是她刚一转身就撞到了一个俊朗的中国男生。


    “卫兰?”


    卫兰缓缓地抬起头,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国人,仔细一看好像是有点眼熟。


    “你是卫兰对吗?”那个中国男生再次确认道。


    卫兰点点头,“你是?”她问道。


    “我是邵尔东啊!我们在论坛上一直有联系的啊!”


    “邵尔东,原来是你!”


    卫兰记起了他,他就是两个月前开导她的心理学系研究生。


 

    一个月前……


    最近卫兰想找人说说话,但她却有不想找邢克瑶,邵宇寒和易骞这种太熟悉的人。所以她就随便在学校论坛里发了个帖子,上面写道:失恋了,想找人聊聊天,拒绝心灵鸡汤!她本以为没人会回复这条帖子,或者就算是回复了,也是那种炮友。也就不了了之了,直到一周后她参加一个论坛活动,那次论坛活动的主讲人就是邵尔东……


    邵尔东的演讲很精彩,其中有一句话卫兰很喜欢。他说,真正能救赎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她感觉自己好像从哪里听过或者见过这句话,忽然她想起来自己一周前发的那个论坛,下面有好多人给他回复,其中就有邵尔东,而他回复的就是这句话。


    她觉得这个人很有趣……


    “学长,我是……”卫兰拦住了正准备离开的邵尔东。


    “你是卫兰?”


    卫兰有些意外……


    “你怎么知道我……”


    “因为我一直在等你回复我啊!”


    “Sorry,当时不怀好意的人太多,所以……”


    “所以,我也就被你列入那些不怀好意的人里面了吧?”邵尔东诙谐地笑了笑。


    “学长,我请你喝杯咖啡吧!就当是我给你赔罪了吧!”


    “OK!”


 

    “卫兰,我可以这样叫你吧!”


    卫兰点点头。


    “你请我喝咖啡应该不只是赔罪吧?说说看吧!”


    “我有一个前男友,我们交往了四年,可就在前不久我们分手了。而我们分手的原因竟是……他和他的初恋女友复合了。四年中,我什么事都迁就着他,就连一条短信我都要编辑好几次才敢发出去,有时候,他皱一皱眉头我都觉得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我想不明白,是我不好还是她的初恋太好?”


    “其实感情中是没有对错,你没有不好,而他的初恋也没有太好。你要明白,有些人终究只是你的一个过客而已。而你终究会遇到一个人,一个会给你深情拥抱的人,一个不计较得失的人,一个在你生命中留下又离开但最终舍不得离开的人……”


    “难道真心对一个人好,是我错了吗”


    “任何时候不要因为某一个人,某一件事,或者某一段感情而否定自己。要相信你是值得被善待和深爱的。你没有错,周全没有错,晓薇也没有错。只是他配不上你的深情。正所谓乌龟配王八嘛!”邵尔东幽默地说道。


    “学长,心理医生都是这么幽默的吗?”卫兰笑着说道。


    “生活已经很苦了,总要来点甜的吧!”说着,邵尔东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巧克力放到了卫兰的手里。


    卫兰笑了笑,她看着对面的邵尔东。虽然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可他却给她一种莫名地熟悉感。


    “学长,以后我还可以找你聊天吗?”


    “当然可以!不过我觉得我们应该是朋友了吧?”邵尔东问道。


    卫兰点点头。


    “既然是朋友的话就不要叫学长了,叫我邵尔东吧!”


    “好!”


 

    那次聊天后,卫兰就忙着实验室的事情,邵尔东也跟着教授去演讲。他们一直也没在见面,没想到他们再次相遇却是这样的情境……


    “卫兰,是他们吗?”邵尔东看着卫兰说道。


    卫兰背对着马路对面的周全和晓薇,手里还死死拽着邵尔东的深灰色的围巾。


    “拜托你!帮帮我,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的狼狈……”


    “卫兰,有我在,不要怕!记住,牵着我的手大方地从他们面前走过,你就成功了。”


    “是……是吗?”卫兰不自信地说道。


    “是!要知道失去你是他的损失!”


    当邵尔东牵着卫兰的手从周全面前走过时,周全吃惊地看着他们。他好像还从未见过如此自信的卫兰,印象中,她总是畏首畏尾的……


    “卫兰?”他们快要离开他的视线时,周全叫住了他们。


    “别害怕,有我在呢!”邵尔东在卫兰耳边小声说道。


    卫兰回过头,向周全打了个招呼。


    “卫兰,最近好吗?”周全心虚地说道。


    “她很好啊!难道还不明显吗?”邵尔东搂着地卫兰的肩膀替她说道。


    “卫兰,这位是?”


    “您好,我是卫兰的男朋友,哈佛大学心理系研二学生邵尔东。”邵尔东一脸自信地介绍着自己。


    “挺好!她值得这么优秀的人。”周全有些自惭形秽地说道。


    “周全,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周全还没来得及说再见,卫兰就拉着邵尔东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恭喜你!你向自己迈出了一大步!”


    “邵尔东,谢谢你!我知道今天要不是你,我可能没有这么大的勇气去面对他们。”


    “没关系,你已经很棒了!”邵尔东欣慰地说道。


    “邵尔东,今天很高兴,我请你吃饭吧!”


    “盛情难却啊!”


                                        ——木子艾

    

    

    

评论

热度(15)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