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番外7


    卫兰和邵尔东来到老张的中餐厅,和老张简单的打过招呼后,她便和邵尔东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老张看了一眼文质彬彬的邵尔东,满意的笑了笑,这是他第一次见卫兰单独和除周全之外的异性一起来他这里吃饭。他感觉这个邵尔东比之前的那个周全不知道要好多少……


    “卫兰姐!给您的柠檬水。”中餐厅的服务员和卫兰打了个招呼,并给她和邵尔东端了两杯柠檬水。


    卫兰点点头。


    “你经常来这里吗?”


    “嗯嗯,我们都不太喜欢吃薯条汉堡,那种东西偶尔吃一次还可以,经常吃的话感觉冷冰冰的,不太习惯。还是我们的中餐比较有味道,而且这里的老板是我们江宁的老乡,来这里感觉就跟回家了一样。”


    邵尔东点点头。


 

    “卫兰,这位是?”老张问道。


    “噢,师哥,这位就是刚才提到的这家中餐厅的张老板。”


    “老张,这位是我的一个师哥。”


    卫兰这才想起来介绍他们认识。


    “张老板您好,我叫邵尔东,是哈佛大学医学院心理系研二的学生。”


    “嗨!什么张老板啊!他们私底下都叫我‘老张’!既然你是卫兰的朋友,也跟着他们叫我‘老张’就OK啦!”老张一脸阳光的说道。


    “老张!”邵尔东随声附和道。


    “怎么样?今天想吃点什么?”


    “我想吃点辣的!剩下的你看着办吧!”卫兰静静地说道。


    “第一次来我这肯定要点那个蒜泥鱼啦!你呢?有什么想吃的吗?”老张问着邵尔东。


    “再来份红糖糍粑吧!”


    老张看了一眼卫兰,卫兰没有说话。


    “不好意思今天店里的那个糍粑没有了,所以做不了那个红糖糍粑了,换个别的吧。”


    “那就换成锅包肉吧!”


    “好,那就一份毛血旺,一份蒜泥鱼,一份锅包肉。”


    邵尔东满意的点点头。


    “老张,毛血旺……要变态辣!”老张临走时,卫兰微微说道。


    “好!”


    老张又怎能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呢!她这是在和她卑微的过去说再见。他认为或许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你这么能吃辣?”邵尔东静静地问道。


    卫兰点点头。


    “可是这个辣度对胃不好吧?”


    卫兰轻笑了一声,以前周全从来都不关心她吃什么会对身体好不好,甚至他们恋爱四年了,他都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因为一直以来,她总是迁就他的口味,以至于她自己都快忘了她自己到底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我知道,可是就是喜欢!”卫兰笑着说道。“快尝尝这个只有我和我闺蜜独享的蒜泥鱼。”


    “有什么不一样吗?”


    “你尝一下就知道了。”卫兰笑着说道。


    邵尔东疑惑地夹起一块鱼肉放到嘴里,瞬间明白了刚才卫兰说的这道菜为何会是她独享的蒜泥鱼。


    “没有蒜泥的蒜泥鱼?”


    卫兰点点头,“我有个特别好的闺蜜,她叫邢克瑶。我们两个都很喜欢吃这道菜,却不喜欢蒜泥的味道,所以老张就会在盛盘的时候把蒜泥给挑出去,这样我们就可以放心吃了。”


    “这么说,这个老板很用心嘛!”


    “其实用心的是邢克瑶的男朋友邵宇寒!这个办法一开始还是他想出来的呢!”卫兰有些羡慕的说道。


    卫兰夹起毛血旺里一个被红油染的通红的培根放到嘴里,顿时感觉嘴里好像一团火在燃烧。纵使她平常是非常喜欢吃辣的,但是这种变态辣的辣度还是让她有些招架不住……邵尔东立马把一杯柠檬水递给她,她了一口才慢慢缓解了些嘴里的辣度。


    卫兰喝了一口柠檬水,又夹起一块锅包肉放到嘴里,然后她缓缓地对邵尔东说道,“你知道吗?以前和周全在一起的时候,我从来不会点着道菜,因为他不喜欢吃辣。久而久之他就认为我也不喜欢吃辣的,后来他看到我吃辣椒酱时,总是一脸吃惊象。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他可以这么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我的付出而不给我回报呢?后来我才明白……”


    “因为不爱所以不在乎,因为爱所以在乎!因为他不爱你,所以你的一切都和他无关。因为他心里爱的是他的初恋女友,哪怕那个女孩只是随口一说的一件事,他也会深深的记在心里。”邵尔东静静地说道。


    卫兰点点头。一直以来她总是迁就着周全的喜好,认为恋爱就是总要有一方付出的多一些。直到她看到邵宇寒和瑶瑶的相处模式,她才明白,原来爱情里是要双向奔赴才能长久。而并不是单方面的一个人的付出。

 

 

    卫兰上卫生间的空隙,老张走到邵尔东对面,和他闲聊起来。


    “邵尔东,觉得我这里的菜怎么样?”老张问道。


    “蛮好吃的,只是以后这个毛血旺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辣!”邵尔东指了指满是红油的毛血旺笑着说道。


    “今天是特例,下次就算是她说要变态辣我也不会做的这么辣的。今天我是想让她可以好好的和自己的过去告个别。”老张解释道。


    邵尔东点点头。


    “知道为什么我这里明明有糍粑刚刚却骗你们说没有呢?”


    “是因为卫兰的那个前男友吗?”邵尔东问道。


    “是的,以前每次他们来我这里吃饭,卫兰都会点一份红糖糍粑,可是每次她从来都不会吃。后来通过瑶瑶我才知道,她对桂花过敏吃不了这道菜,是因为周全喜欢吃她才会点的。所以这道菜一直是她心里的一道伤疤……”


    “嗯,她身边有你们这些真心实意的好朋友挺好的。”


    “我知道我们只能缓解她表面上的痛,而你的人品和专业却是可以走进她的内心,让她彻底走出伤痛的那个人。所以她的事就拜托你了。”


    “好,我会的!”


                                      ——木子艾

    

 

    

评论

热度(10)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