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番外9


    他们把行李都搬到大堂后,易骞也办理好了入住手续。


    一共两间房。


    易骞看了邵宇寒一眼,又看了一眼邢克瑶。他刚想开口说话,邢克瑶蹬了他一眼,拿过了他手里的一张房卡,然后霸气地说道,“我和卫兰睡这间可以看见沙漠的房间喽!”


    “哎!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易骞长叹了口气,“兄弟,看来你的爱情之路任重而道远啊!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任需努力啊!”他无奈地拍了拍邵宇寒的肩膀。


    “一共就两间房,那你还想怎样啊!难道你要让瑶瑶和邵宇寒一间房,我跟你一间房吗?”卫兰白了他一眼,无语地说道。


    “拜托,我有planB的好嘛!”


    “什么planB?”


    “就是啊!如果邵宇寒要是和瑶瑶一间房,我就再开一间啊!你看我第三间房的定金都交了,谁知道他俩都这么……保守啊!”


    “拜托!那叫尊重好吗!谁跟你似的见一个爱一个,没个正形!都多大人了也不知道找个正经女朋友。”卫兰一边搬着行李上楼,一边吐槽着易骞。


    “那你呢!什么时候把那个邵尔东介绍给我们啊!”


    “都跟你说了我们是朋友!”


    “好,朋友!什么时候把你的好朋友邵尔东介绍给我们看看啊!”易骞趁机八卦道。


    卫兰没有理会易骞的絮叨,直接拉着行李箱回了自己的房间。


    “宇寒,你不会怪我没有跟你一个房间吧!”邢克瑶仰起头一脸娇羞地看着邵宇寒。


    邵宇寒微微笑了笑,他低下头轻轻吻了一下邢克瑶的额头。


    “当然没有,我永远尊重你的选择,而且你值得我的等待!”邵宇寒温柔地说道。


    “宇寒,我就知道你一定理解我的。”


    邵宇寒无奈地摇摇头。


    这年头好人难当啊!


    他默默地想道。


 

    等他们收拾好东西,邵宇寒已经在室外烧烤园里忙碌着了。见只有他一个人在忙,邢克瑶马上过来帮他的忙。以前只有他们三个的时候,厨师的任务就是邵宇寒,现在又加了邢克瑶,厨师的任务还是邵宇寒。


    易骞慵懒地走了过来,接过了邢克瑶手中的竹签,“大小姐,你就不要动手了,你快上那边玩吧!这种粗笨的活还是交给我和邵宇寒吧!要不然他得拔了我的皮。”


    “好吧!我也就是客气客气!”


    邢克瑶说完这话时差点把易骞气得恨不得把邵宇寒串成肉串烤了吃了。


    “邵宇寒,你也不管管你媳妇!”


    “我的女人就要这么霸气!”


    “你两口子气死我得了。”


 

    他们刚坐下,邵宇寒就把他特意给邢克瑶烤的没有蜂蜜的鸡翅递给她。


    “邵宇寒,就算是邢克瑶的生日,你不让她干活也就罢了,怎么连个鸡翅你都差别对待啊!”易骞不服气地说道。


    “这是我专门给克瑶烤的不刷蜂蜜的鸡翅,她对蜂蜜过敏。”邵宇寒细心地解释道。


    邢克瑶吃惊地看着他,她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发现她对蜂蜜过敏的,她记得她没跟他说过这个的。


    “得!还不如不问,又吃了一把狗粮。”


    在卫兰的提议下,邵宇寒开始了邢克瑶生日聚会的开场白,“感谢大家参加我们克瑶二十五岁的生日party,希望她八十五生日时,陪在她身边给她过生日的那个人依然是我,克瑶,生日快乐,我爱你!”他大声地向她表白道。


    听了邵宇寒爱的表白,卫兰和易骞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谁能想象得到,平日里一向严谨且不苟言笑的邵宇寒竟能对邢克瑶说出这样肉麻的话来。不过想想也是,她是邢克瑶,是邵宇寒心尖上的人。好像你永远都可以相信邢克瑶的邵宇寒。


    易骞突然吃到一个还带着虾线的虾,“邢克瑶,这是一开始你穿的那几串虾吧?”他皱着眉头问道。


    邢克瑶点点头。


    “你都不知道把虾线去掉吗?”


    “虾需要去虾线吗?”邢克瑶一副懵懂地问道。


    顿时,易骞的眼前出现了三道黑线。他瞬间明白了邵宇寒不让她下厨的原因了。


    “这是常识好吗!你不是有个弟弟,他小时候吃了你多少黑暗料理啊!”


    “所以啊!他十二岁就会做饭了啊!”邢克瑶厚颜无耻的说道。


    易骞无奈地点了点头,他瞬间十分同情邵宇寒和邢克垒。

 


                                           ——木子艾

 

 

 

 

 

评论

热度(21)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