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第21章  邵宇寒的生日礼物


  

  

    暑假过后很快就是邵宇寒的生日了。这是他们正式成为男女朋友后,邢克瑶为邵宇寒过的第一个生日。


    邢克瑶记得去年过生日时,那时候他们还只是普通朋友,所以她只买了一个蛋糕就草草了事了,而且那个蛋糕还是邵宇寒碰都不会碰的芝士蛋糕。所以今年她想要好好地给他庆祝一下。


    邢克瑶记得之前他们一起逛商场时,邵宇寒就在宝珀手表专柜前驻足了好久。所以想趁他过生日的机会,她打算买下来给他一个惊喜。


    下午没课,邢克瑶偷偷地跑到商场专柜看了一下,邵宇寒中意的那款手表是一款瑞士全手工的皮质机械手表,需要提前两个星期定制。她看了一眼价钱不禁唏嘘不已,手表很美丽,价钱也很美丽。需要8600dollar,就算是加上她的奖学金和她平常攒的钱还差1000dollar。她虽然家里很有钱,可是这件事情上,她并不想用父母的钱。正当她发愁的时候,她看到学校论坛上有人发布了一则招聘广告,要招聘一个图书管理员。她算了一下,按一小时是30dollar,一天两小时的话,正好一个月可以把剩下的钱补齐。反正她每天都要去图书馆的,这样剩下的时间她还可以多陪他在实验室待会儿。


    为了瞒过邵宇寒,她还悄悄地和卫兰还有易骞都打好招呼。他太聪明了,如果不是提前打好招呼,他肯定能猜出来的。

 

 

    邵宇寒从Dr.万的办公室里出来,一脸颓废的样子。


    “克瑶,明天我要陪教授去香港开一个学术研讨会。”邵宇寒有些不舍地说道。


    “要去多久?”邢克瑶静静地问道。


    “一个月吧。”


    “哦。”邢克瑶的心中竟有些窃喜,正好是她去图书馆打工的这一个月。她可以不用担心被他发现了。


    邢克瑶有些窃喜地笑了一笑。


    “怎么你有种很开心的感觉?”看到她嘴角微微上扬,邵宇寒有些失望地说道。


    “没……没有啊!就是很羡慕你可以吃到正宗的餐蛋面。”邢克瑶一脸无辜地说道。


    她放下手中的大黄鱼两只手托腮看着邵宇寒。


    “女朋友,你的眼里除了吃还有别的吗?”邵宇寒宠溺地勾了勾她的鼻尖。


    “有啊!那就是你啊!”她像个小女孩似的笑着说道。


    邢克瑶突然想到什么,眼神瞬间暗淡了下来。


    他去香港一个月是发现不了她打工的事情,可是他们要分开整整一个月。自从他们谈恋爱后好像还没有分开这么久过。后来他搬到她家,他们更是形影不离了。突然要分开一个月她好不适应。


    “怎么啦?”邵宇寒摸着她的头温柔地问道。


    “我们好像还没有分开这么久呢?”邢克瑶突然难过得想哭。


    “克瑶,刚才不还没事吗?”邵宇寒搂着一脸委屈的女朋友。


    邢克瑶沉默地低着头,她不想让邵宇寒看出她刚才的心虚。


    “我不在你自己注意点,想吃什么就到老张那里去吃,功课再紧张也不要熬到太晚,你有低血糖所以我在你包里放了你爱吃的巧克力。如果太晚回家记得叫卫兰或者易骞陪陪你……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不要进厨房!还有不要趁我不在时自己偷偷去酒吧。还有……”


    “邵宇寒,可是要是我想你了怎么办?”画风一转,邢克瑶突然又变成了粘人的小绵羊。


    “哎!你要是行李就好了,我就能随身把你打包带在身边了。”邵宇寒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邢克瑶没有再继续说,她知道,如果再继续说的话,他可能就不去了。但是她不能,她知道他为了这次的学术研讨会付出了多少努力,熬了多少个晚上,击败了多少个美国本土的学生,才换来的这个名额。所以她再舍不得他,她也不要拖他的后腿。她也知道他其实也很舍不得她。

 

 

    一大早,邵宇寒就来给邢克瑶做好了早餐,临走时他看她睡得正香,就没叫醒她。然后他在她红润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就提着行李箱赶早班机去了。


    邵宇寒刚出门,邢克瑶就起来了。她其实在他做早餐时就醒了,只是她没有起来,在床上静静地闭着眼睛。他临走时亲她的时候,她几乎能感觉到他的不舍。她实在是受不了离别的场景。如果不是这场短暂的离别,她竟不知道她是这样依靠他。


    记得上学的时候,老师讲小别胜新婚,意思是一对恋人分开一会儿或者一小段时间,再见面的时候就如同初见般美好而甜蜜。可是真实情况是这样的吗?


    邢克瑶坐在餐桌前吃着他做得餐蛋面,静静地想着:我们没有新婚,却要经历小别……

 

 

    吃完饭,她刷完碗和筷子就收到了邵宇寒的信息。


    克瑶,我到机场了,正在过安检,马上就要登机了。


    宇寒,怎么办?你刚离开我就开始想你了。很没有骨气吧?


    我喜欢这样没骨气的邢克瑶!


    飞机要起飞了,空姐已经催我关机了。


    一路顺风!我爱你,宇寒!


    我爱你,克瑶!


    邵宇寒一脸幸福的关上手机,然后他打开手提电脑开始替万教授做明天发言稿的PPT。


    忙完图书馆的事情,邢克瑶又看了一会儿书,她感觉肚子有点饿,就溜达到老张的中餐厅。


    “老张,给我……”她还没说想吃什么,老张就端上来一碗邵宇寒式的餐蛋面。


    “你怎么知道我想吃这个?”邢克瑶笑着说道。


    “这里能这么了解你的人除了邵宇寒恐怕找不出第二个了吧!他临走时在我这里给你定了一个月的三餐。”老张一脸羡慕地说道。


    “何止啊!他还拜托我和卫兰要多多陪你啊!”邢克瑶和老张说话的时候,卫兰和易骞也走了进来,坐到了邢克瑶的旁边。


    “他这人……”


    “哎!我都不知道一个大男人可以这么细心!”


    “自从做你男朋友后……哦不!确切说,自从你走进他心里以后啊!我们在他那里就没有了地位。什么事都没你邢克瑶重要!”易骞八卦的说道。


    “吃面也堵住你的嘴。”邢克瑶白了他一眼,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你们每天都有联系吗?”卫兰关切地问道。


    邢克瑶无奈地摇摇头。


    “他好忙,白天要忙着开会,晚上还要陪着万教授参加酒会,回去还要替万教授写报告,准备第二天的PPT。我真怕他身体吃不消。”邢克瑶有些担心地说道。


    可是,他再忙也会在早上一醒来跟她说早安,晚上睡觉前跟她说晚安;他再忙也会在干任何事的时候告诉她,此刻他在哪里准备干什么;他再忙也会在吃饭时拍下餐食让她放心。他总是无时无刻给足了她足够的安全感。


    邵宇寒生日的前一天,邢克瑶拿到了她的手表,她也结束了图书馆的工作。可是他却因为研讨会的延迟没有回来,所以邢克瑶决定去香港给他一个惊喜。


    “什么?你要去香港? ”


    卫兰看着拉着行李箱的邢克瑶,她知道她不是来和她商量的,她是来通知她的。不过她一点也不惊讶,这很符合她雷厉风行的作风。


    邢克瑶点点头,“我定了今天晚上的飞机。”


    “可是香港那边现在天气不是很好,听说好像要刮台风了啊!”卫兰有些担心得说道。


    “卫兰,你了解我的,无论今天什么天气我也要飞去香港的,我一刻也等不了了!我不想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异地过他25岁的生日。”


    “走吧!我和易骞送你,他在外面等着你呢!”


    “你们早就知道我今天会走吗?不惊讶吗?”


    “你今天不去我们才觉得不正常呢!”易骞在车上很有默契地说道。


    飞蛾扑火的事,她不是第一次干了。

 

 

    他们看着邢克瑶上了飞机后,易骞掏出手机给邵宇寒发了信息,告诉他,邢克瑶去香港找他了,还告诉他为了他这个礼物,在图书馆打了一个月的工。


    邵宇寒只是回了两个字,谢谢。


    这个人帮了他这么大忙,他就回了俩字。好敷衍!


    易骞无奈地摇摇头。

 

 

    16个小时后,邢克瑶一身湿漉漉地出现在邵宇寒的房间门口,他一下把她抱在了怀中。


    邢克瑶去浴室洗澡的功夫,邵宇寒叫前台送来了烛光晚餐还有外卖了一份香港最有名的餐蛋面。


    邢克瑶从浴室出来,只穿了一件邵宇寒的衬衫。一双白皙的双腿裸露在外面,他站在浴室外盯着她看了好久。  


    “往哪看呢!”邢克瑶害羞地说道。


    “也不知道擦干头发再出来。”邵宇寒尴尬地说道,然后他拿起洗漱台上的毛巾帮她擦干头发。


    “我累了,你帮我擦!”


    邵宇寒帮她擦干头发,拉着她走到外面的套间。桌子上已经被他布置好了烛光晚餐。


    邢克瑶忽然想起什么,她打开她的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害羞地递给邵宇寒。他有些受宠若惊地接过她的礼物,然后小心地打开了那个礼盒。易骞只和他说为了给他买礼物她去打工的事情,却没告诉他是什么。他打开外面的包装纸,看到了一个宝珀的礼盒,他打开礼盒里面是他中意许久的那款手表。


    “你怎么知道这款手表?”邵宇寒有些吃惊地看着邢克瑶。


    “你的事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更何况是你喜欢的东西!”邢克瑶有些骄傲地说道。


    “这个……很贵吧!”邵宇寒知道这款手表的价格,即使他很喜欢,但他从来不干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虽然他家庭条件很优厚,可对于这类可有可无的奢侈品,他还是觉得要尽力而为。


    “对啊!我把我所有的家当都搭上了,还在图书馆打了一个月的工。”


    “值吗?”


    “跟未来的邵医生很配!”邢克瑶崇拜地看着邵宇寒。


    “以后不许这么破费了!”


    “可是未来两个月你要养我了。”


    “好,我养你啊!”


    邢克瑶帮他带上手表,然后细细欣赏起来。他们谁也没想到这手表自从戴上后,他就真的没摘下来过。


    虽然没有蛋糕,一向有仪式感的邢克瑶还是拉着他对着蜡烛许了生日心愿,她还吃了他给她定的全香港最好吃的餐蛋面。


    吃完饭邢克瑶躺在床上,身边还躺着邵宇寒。她紧张地把被子拉得很高,他似乎看出了她的紧张,邵宇寒知道她还没做好那种准备。


    “克瑶,晚安,睡吧!”他拍了拍她的手。


    “宇寒,一定是我没有魅力,要不然你怎么对我没有兴趣呢!”她既紧张又有些失落。


    “克瑶,不要再说下去了,要不然我不知道我会做些什么!”此刻邵宇寒的体内的男性荷尔蒙在急速膨胀。


    “宇寒,你……”


    “克瑶,你很有魅力!只是我不想现在这样勉强你,我会等你,等你心甘情愿地成为我邵宇寒真正的女人!你早晚都是我的,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是以结婚为目的和你谈恋爱的。”邵宇寒深情地说道。


    说完,他在她额头上轻轻亲了一口,然后去浴室洗了个凉水澡。等他出来时她已经睡着了。

        

                                                      ——木子艾

 

 

  

评论(3)

热度(36)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