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第91章 岁月神偷之邢克瑶

    他们起床后已经是快到中午了,邵宇寒用酒店的电话叫了一份浪漫的情侣套餐。吃完饭,他们还是哪都不想去,他们坐在沙发上,邵宇寒缠着邢克瑶讲她这七年的事情。 


    “你确定要听?”邢克瑶问道。 


    邵宇寒点点头。 


    “你不怕我以后翻旧帐吗?” 


    邵宇寒摇摇头,“反正你是我的了,随便你怎么翻,你都是我的!”他自信地说道。 


    可是他不知道,曾经……他是那个要了她半条命的人…… 

 

 

    邢克瑶长叹了口气,和他娓娓道来…… 


    “刚开始的那一年是我最灰暗的一段日子……那时候我要照顾父亲的身体稳定母亲的情绪,还要接管公司的事情,要不是有小姑姑帮我,我还真是应付不了公司的那些元老级的股东。那时候他们只当我是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我用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才搞定了那些难搞的股东。” 


    “你也知道,我一直是个很纯粹的人,不擅长那些尔虞我诈。我的爸妈从小就教育我要真心对待每一个人,可是好像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值得我真心对待……那些年,我也是为了我的单纯和善良买了不少单了。可也是因为我的真诚,我也结交了很多生意伙伴。也算不错了吧!”她委屈地笑了笑。 


    “宇寒,你知道吗?那些不能发在微博和朋友圈的动态,无法和朋友和家人提及的消极情绪,才是我真正的生活。那时候连哭都定好了闹钟,我只允许我自己难过五分钟,因为哭过之后我还要再去应酬,原来成年人的世界连崩溃都是要克制时间的!”她静静地说道。 


    那一年她让自己这个小公主迅速变成了金钱至上的霸道女总裁。 


    “因为奔波于各种应酬,我患上了应激性胃炎,疼起来真得要命,但是没办法,为了公司的运转,我只能咬着牙坚持。那时候我一晚上吃三种安眠药才能勉强睡四个小时,这样的日子我持续了将近一年……” 


    “后来我才知道我是得了中度抑郁症。” 


    三种安眠药…… 


    四个小时…… 


    中度抑郁…… 


    多么触目惊心的数字!多么令人心疼的病!竟然出现在她的身上,邵宇寒瞬间明白了一开始邢克垒和安东尼对他的态度。明明是那样爱她,却因为他当初的一个错误决定让她白白承受了那么多年的苦……好些有些人有些事,明明不想失去,却又无能为力…… 

 

 

    “记得那天,我带着我们业务部的团队做了一个月的case最后还是被毙了,第二天我就收到了你的包裹,我很清楚地记得包裹里除了那个冷冰冰的相机,什么都没有……” 


    “我知道没有态度就是你的态度!” 


    邵宇寒也清楚地记得,包裹寄出的时候他就后悔了,可是等他反应过来时,包裹已经上了飞往华盛顿的飞机。可是他却不知道这个包裹就是压断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那天,天很蓝,可是我的心却是一片灰暗。” 


    “我一个人跑到公司的顶层……后来被人拉了下来,而那个人就是邵尔东。” 


    邵宇寒用力地搂了搂她的肩膀,他竟不知道,为了他,她会做这么过激的事情。 


    “好巧!他也姓邵,也是‘邵医生’。” 


    “那天正巧克垒也回来了,他怪我什么事情都跟他说,他甚至想要放弃他国内的特警生涯,情急之下我打了他一巴掌。印象中那是我第一次打他。我告诉他,我们两个总要有一个坚持自己。 


    “他说,我护公司周全,他护我安全!” 


    “那时候,我突然发现,那个从小一直是我保护着的弟弟现在居然也可以保护我了。”邢克瑶欣慰地笑了笑。 


    “后来在邵尔东的工作室里我才知道我自己得了中度抑郁。那时候为了治疗我的抑郁症,我要吃好几种抗抑郁的药,而我也不再是那个需要别人给颗糖才肯吃药的小女生了。久而久之,好像吃药也没什么困难了。可是你知道吗?氟西汀和舍曲林可以抗抑郁的,布洛芬可以缓解头痛,可是却没有一种药可以让我对我们的感情释怀。原来那些开解人的故事和大道理都是骗人的,我根本就没办法忘记你,也没办法说服我自己不爱你……” 

 

 

    “29岁生日那天,家里人还是发现了我的抑郁症,后来在他们鼓励下,一年半以后,我的抑郁症基本上就痊愈了。” 

    “那天我在邵尔东的诊室门口碰到了我们08年汶川地震时救过的那个男孩,他的女朋友为了救他被永远的埋在那废墟里,他说,他只说过等她七年,却没说过只等她七年……我被他的这句话震撼了。他说,能遇到自己喜欢的人真的很不容易,有些人值得我们等……所以我告诉自己,邵宇寒,那就让我再等你七年吧,毕竟我们相爱一场不容易!” 


    “后来我就回来了,因为我想你了,因为我想见你,因为卫兰说你回来了,所以我想见你。” 


    邵宇寒笑了笑,好像老天都在帮他们。 


    他回国是为了还自己的赌约,而她回来是因为她想他了。好像在没有彼此的七年里,他们从未在彼此的世界里消失…… 


    “所以救小超的是你!在消防通道躲着的是你!那个见义勇为的是你!在急诊包扎的是你!在扶梯上的是你!一切都是你,并不是我的错觉对吗?”邵宇寒静静地说道。 


    邢克瑶点点头。 


    “可是,为什么既然回来了,既然看到我了为什么还要躲着我呢?”这是邵宇寒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 


    邢克瑶长叹了口气,“那时候……我以为你讨厌我,或许你并不想见到我……” 


    邵宇寒心疼得揉揉她的卷发,“傻丫头,怎么会这么想呢!我明明想你想得发狂,记得在扶梯上,只是一个熟悉的背影,一阵熟悉的香水味就能让我失神。只是研讨会的一面之缘就让我失眠了一整晚……” 


    邢克瑶笑了笑。 


    或许邵宇寒不知道,一直以来,邢克瑶从未用过任何的香水。他所说的香味不过是她的体香而已…… 

 

 

    易骞总说他们是鱼系CP,邵宇寒是渔夫而邢克瑶就是愿者上钩的鱼儿,可是他却不知,与其说是鱼儿愿者上钩,倒不如说是美丽的鱼儿吸引着渔夫。 


    “那你在酒吧里还说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们那么久不见了,就不能好好说话吗?你知道我听到你这样说时有多失落吗?”邢克瑶委屈地说道。 


    “我们忘掉这一段好不好!话说出去时,我也非常懊恼。我后来还有回了趟酒吧,只是那时候你已经走了。”邵宇寒求饶道。 


    “我知道。”邢克瑶微微笑了笑。 


    “你知道?”邵宇寒一脸错愕地看着她,他明明记得他当时问的服务员,那时候她已经走了。 


    “陆风回去拿我的包时看到你了。”她偷笑道。 


    还好…… 


    邵宇寒已经不知道是她的爱没变,还是她的所有他都爱。 

 

 

    “我们明天飞华盛顿吧?”邵宇寒突然问道。

 

    “华盛顿?为什么?” 


    “去拜访你的父母啊!也让他们见见拱了他们家大白菜的那头猪啊!”他笑着说道。 


    “没想到平时一本正经地邵医生也会说这样的话啊!” 


    “一本正经是对别人的,在你面前才是最真实的我。” 


    她害羞地低下头,“不用了,他们下周就要回国了,到时候你们就能见面了。”她静静地说道。



                                         ——木子艾

评论(7)

热度(4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