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第93章 占有欲

   邢克瑶刚下班回家,邵宇寒已经开始在书房里为安东尼补习数学了。和邢克瑶一起回来的还有安东尼的妈妈,邢胜男。 


    他们透过书房的门缝,看到了里面不光有安东尼,还有他的一个同学,一个长得很可爱的女生。安东尼出来上卫生间,一推开门就看到了在门外偷看的邢胜男和邢克瑶。

 

    邢胜男有些尴尬地走开了,“臭小子,谈恋爱了吧?”邢克瑶八卦地问道。 


    “大姐姐,你说什么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刘老师是出了名的‘火眼金睛’,我们就是普通的同学而已,她数学太差了,我就是想让姐夫帮帮她。”安东尼心虚地看着邢克瑶。“我跟你说啊!不许偷看!也别乱说话!”安东尼警告道。 


    邢克瑶有些不服气地‘哼’了一声。 


    还而已!当我没谈过恋爱吗! 

 

 

    邢胜男把一盘切好的水果递给邢克瑶,“你自己怎么不进去?”邢克瑶故意问道。 


    “我不方便嘛!” 


    邢克瑶笑了笑,端着果盘轻轻地敲了敲书房的门。听到敲门声,邵宇寒起身帮她打开门,接过她手里的果盘,温柔地冲她笑了笑。 


    “这是?”邢克瑶指了指安东尼身边的那个女生故意问道。 


    “大姐姐,这是我的同桌,谢子璇。” 


    “谢子璇,这就是我跟你常常提起的大姐姐,也是我们刘老师的得意门生。”安东尼介绍道。 


    邢克瑶还未见过如此温柔的安东尼。 


    “大姐姐好!” 


    “你好啊!谢子璇,好好听的名字,跟你的人一样可爱。”邢克瑶一脸慈爱地摸了摸谢子璇肉嘟嘟的脸颊。 


    本想留谢子璇一起吃晚饭,可被她拒绝了,他们给女孩打了一辆专车才放心。送走谢子璇,回到家,安东尼夹起一块红烧肉放到嘴里,“老妈,你的厨艺见长啊!”他笑着说道。 


    “并没有,这是我们打包回来的。”邢克瑶笑着说道。

 

    安东尼叹了口气,“好吧!是我想多了。我忘了我们邢家的女孩怎么能和厨房是好朋友呢!”他淡定地说道。 


    “臭小子,敢开你妈的玩笑!”邢胜男霸道地说道。

 

    安东尼调皮地冲他做了个鬼脸。 

 

 

    吃完饭,安东尼又拉着邵宇寒给他讲了一些培优的题。

 

    “刚才当着谢子璇为什么不把这些问题拿出来?”邵宇寒问道。 


    安东尼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她……基础差,这些问题对于她而言太难了,我……”他吞吞吐吐地说道。 


    “你是怕伤她自尊所以才没拿出来的吧?” 


    安东尼点点头。 


    “其实我刚才给她讲的你早就掌握了吧?” 


    安东尼尴尬地笑了笑。 


    邵宇寒无奈地摇摇头,好像这样的傻事他曾经也为她做过,所以他很理解安东尼现在的感受。 


    安东尼拿过邢克垒给他的当年邢克瑶的那个笔记本,有几个地方他不是很明白,邵宇寒看着这本有些熟悉的笔记本,他虽然没见过她的这个笔记本,但是他记得笔记本上的那些用爱心圈起来的红色标记。那标记对于他而言很刺眼,好像时刻在提醒他,她和李君昊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这是他无法改变的曾经…… 


    “这是……” 


    “是大姐姐当年的数学笔记,克垒哥给我的,有什么问题吗?”安东尼疑惑地看着邵宇寒。 


    邵宇寒摇摇头,然后他指着笔记里的一个地方,他告诉安东尼不是他不理解,是邢克瑶当初做笔记时少画了条抛物线。加上那条抛物线后,安东尼所有困惑瞬间就迎刃而解了。 


    “可以啊!不愧是我大姐姐口中大神级别的啊!我觉得你比那个什么叫李君昊的强多了。”安东尼指了指笔记上的那个‘同角关系很重要,化简证明都需要。’笔迹说道。

 

    “她说我是大神?”邵宇寒问道。 


    “没想到吧!你一直是我大姐姐口中的大神!” 


    这七年,邵宇寒一直是活在邢克瑶口中的大神,一开始他还不相信,今天可算是让他见识到了,就连班主任出的一道超级难的奥数题他都能解的出来。 


    “你也认识李君昊?”邵宇寒问道。 


    安东尼耸耸肩,“拜托,我姐的初恋,多少还是有些耳闻的。”他趁机打趣道。 


    安东尼看着吃醋的邵宇寒正盯着那个笔记本发呆。 


    临走时他把笔记本递给邵宇寒,“走了,作为你给谢子璇补习的酬劳,这个就送给你了。”他酷酷的说道。 

 

 

    安东尼和邢胜男走了以后,邢克瑶见邵宇寒还没出来,她就去书房看看他到底在干什么。 


    她一推开书房门,就看到邵宇寒正认真地看着她的那本笔记。 


    “没想到吧!” 


    邢克瑶疑惑地看着他。 


    “我没想到你会把笔记一直留到现在,你没想到我会看到你的笔记!”纵使现在,李君昊已经结婚了,邵宇寒虽然知道她心里早已没了他,但他看到笔记的那一刻,他还是很吃醋。 


    “还吃着陈年老醋呢!”邢克瑶坐在邵宇寒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打趣道。 


    邵宇寒点点头,“你不知道吗?陈年老醋更酸!”他拿过她手里的笔记本,“这个……以后还是放到我这里吧!”他静静地说道。 


    她俏皮地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 


    “算是补偿吗?”邵宇寒问道。 


    邢克瑶微微点点头,“你说是就是喽!” 


    “如果是补偿的话,只是这样怎么够呢!”说完他抱起她就进了她的卧室…… 


    他对她好像永远都保留着很强的占有欲……可她却从来不觉得是种束缚,反而很享受这种感觉,因为她觉得占有欲是安全感,是他爱她的表现……



                                           ——木子艾

评论(1)

热度(30)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