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第94章 小哥哥&老阿姨

    早上邢克瑶在卫生间里洗刷,邵宇寒在厨房里准备他们的早餐。听到门铃声,邵宇寒放下手中的面条,他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来蹭饭的邢克垒。


    邢克垒看到是穿着围裙的邵宇寒开的门,他似乎并不意外,甚至已经习惯了。其实是安东尼派他来的,他告诉邢克垒,昨天他们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所以他猜测他应该是没走。


    “又没走?”邢克垒问道。


    邵宇寒点点头,“吃早餐了吗?”他似乎没有要解释的打算。


    “没有,昨天执行完任务已经很晚了,凌晨三点才回来的。”邢克垒解释道。


    “所以……是安东尼那小子派你来看我在不在的吧!”邵宇寒好像看出了他的来意。


    邢克垒尴尬地点点头。


    “餐蛋面还是三明治?”邵宇寒问道,丝毫没有要跟他解释昨晚留宿的原因。


    “三明治。”邢克垒说道,“可是为什么要准备两种早餐呢?”他疑惑地问道。


    “我习惯早餐吃三明治和咖啡,你姐喜欢吃餐蛋面嘛!”


    邢克垒撇撇嘴,“你啊!就宠着她吧!她现在被你宠的真的越来越像是个大小姐了。”


    他虽然嘴上很不服气,心里却很高兴,因为他知道他可以放心的把姐姐交给他了。因为在邵宇寒身边,她又做回了以前那个蛮横无理的大小姐,而不是懂事的邢克瑶。

 

 

    “拆我台!”


    邢克瑶刚从卫生间出来,就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


    邢克垒嬉皮笑脸的笑了笑。


    邢克瑶走到咖啡机那边,照例给自己冲了一杯摩卡,给邵宇寒冲了一杯美式,然后她走到冰箱那里给邢克垒到了一杯牛奶。她刚想接过厨房吧台上邵宇寒做好的餐蛋面,却被邵宇寒拒绝了,“还是我来吧!”邢克垒端过热气腾腾的那碗餐蛋面放到了餐桌上。


    “臭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懂事了!”邢克瑶打趣道。


    邢克垒冲她翻了个白眼,“像是这种体力活怎么能让您这个千金大小姐干呢!你没看我姐夫那小眼神啊!”他调侃道。


    她害羞地把那杯美式递给邵宇寒。


    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一直以来,他毫无底线的宠爱都是源于她毫无底线的爱……

 

 

    当安东尼把那几道培优的奥数题交给刘万辉时,直接把他惊呆了。其实安东尼不知道,其中有一道题,它的出题人就是邵宇寒,当时邵宇寒稀癖而又简单的解题思路令他这个当老师的都自愧不如。所以他一看到安东尼的解题思路,就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这……不是你自己作出来的吧?”


    安东尼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个……我妈给我找了家教,也是我姐夫,他教给我的。”他尴尬地说道。


    “不用这么紧张,这些题本来就很难,没做出来也情有可原。我只是觉得你这个家教的解题思路很特别。”


    安东尼这才放心地点点头。

 

 

    邢克瑶今天特意早下了会儿班,因为今天有安东尼的篮球联赛,她之前答应过他,如果他打进决赛她就会到现场替他加油。


    “这臭小子,我去就不行!你去还得求着你!”电梯里,邢胜男有些出醋的说道。


    “我们都是年轻人嘛!”


    “少来!你和他相差十六岁,哪里来的年轻!”


    邢克瑶冲她做了鬼脸。


    她们走出公司时,看到了邵宇寒正倚在副驾驶的门上等着邢克瑶。


    “看来不用我送你喽!”邢胜男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他们简单打过招呼后,邢胜男就被她老公接走了,她怕她瓦数太高把保险丝烧坏了。


    邢克瑶坐上车后才知道原来邵宇寒也要去江宁中学,因为他们的刘老师想要见一见这位安东尼口中的天才姐夫。


    “要是老头知道你解了自己出的题,他不得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邢克瑶俏皮地说道。


    邵宇寒宠溺地捏了捏她的鼻子,然后帮她系好安全带,“所以啊!我给他准备了一个很特别的礼物!”他神秘地说道。


    邢克瑶疑惑地看着他,只见他从后座上拿了一个礼盒举到她的面前。她看了一下礼盒的大小,“该不会是剃须刀吧?”


    邵宇寒点点头,“已经不止一次听师母抱怨,他到现在还用着那个姥爷级的剃须刀。”


    “我们老头那叫念旧好不好!”邢克瑶笑着说道。


    “对!我们都继承了他的这个优点---念旧!”邵宇寒一脸傲娇地说道,好像什么事他都能扯到他自己。

 

 

    刚到学校,邵宇寒就被安东尼拉着去了刘万辉的办公室,邢克瑶则去了篮球场。安东尼把邵宇寒领到刘万辉的办公室门口就急忙朝篮球场跑去,因为他是他们篮球队的主力。


    因为是午休的时间,老师们都回家吃饭了,办公室里只剩下刘万辉,还在给他们班的学生出模拟测试题。


    邵宇寒轻轻地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刘万辉忙着出题,头也没抬的说了一句“请进”,邵宇寒微微笑了笑,然后他指了指刘万辉出错的一道错题,“老师,这里少写了一个负号。”


    刘万辉正觉得这道题哪里不对劲,被邵宇寒这么一提醒,瞬间茅塞顿开,“哎!好像是啊!”他激动地抬起头,才发现是邵宇寒。


    “邵宇寒?怎么是你?”


    “老师,不是您找我的吗?”


    刘万辉一开始疑惑地看着他,然后他想了一下,好像知道了他的来意,“所以你是安东尼口中的天才姐夫?是你解开了当年你自己出的那道题?”


    邵宇寒玩世不恭的耸耸肩。


    刘万辉故意生气的拍了拍桌子,“臭小子,拿老师开涮呢!我就说嘛!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第二个人用那么古怪的解题方法。”


    邵宇寒不好意思挠挠头。


    “刚才克瑶还说,要是您知道是我解出的这个题,您一定会生气的胡子都会翘起来的。”


    “克瑶?所以,你是邢克瑶的……”


    “未婚夫。”


    刘万辉这才恍然大悟,“没想到,兜兜转转的你们还是你们……”


    是啊,从校服到婚纱的爱情有谁不羡慕呢!不是因为青梅竹马的那种缘分,而且从一而终的那份坚持……

 

 

    邢克瑶刚到篮球场就发现了正在热身的李君昊,同时,李君昊也看到了她。他缓缓的向她走过来,坐到了她的身边。


    “你怎么在这?”邢克瑶疑惑地看着他。


    “我是他们请来的外援啊!”


    “外援?”


    “你忘了我的小表弟也是咱们江宁中学篮球队的。”


    邢克瑶点点头。“所以你会上场吗?”她问道。


    “不一定吧!毕竟他们才是主场,我就是配合一下。”


    邢克瑶‘哦’了一声。


    突然李君昊贱兮兮的看着邢克瑶,“还是你也希望我上场?”


    邢克瑶感觉有些尴尬,毕竟他们曾经也是初恋情侣,“我……”她的话还没说完,一个篮球正巧砸在了李君昊的后背上,他回过头刚想呵斥拿球砸他的那个人,只见邵宇寒黑着脸站在他身后。


    “Hi!Boy!”李君昊玩世不恭地和邵宇寒打着招呼。


    “快四十好几的人了,一点正形也没有!还和比你小将近二十岁的弟弟们掺和啥!”邵宇寒吃醋地说道。


    李君昊笑了笑,他的手随意搭在邢克瑶的肩膀上,“No!邵宇寒!快要四十的那是你,我们可比你小好几岁呢!对不对啊!邢克瑶!”


    虽然知道他们已经都释然了,但看到自己女朋友和她的初恋情人这样有说有笑的还是会吃醋。一想到他们的那些曾经,邵宇寒就会不自觉的为他们加戏,甚至还有些介意他们可以和朋友似的这样谈笑风生。


    看到邵宇寒吃醋的眼神,李君昊就借故跑掉了。他的美尼尔综合症还得指着邵宇寒,他也怕他哪天在给他穿什么小鞋,他可不想Steven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


    “吃醋了?”邢克瑶拉着他的手,歪着头笑着说道。


    “嗯,吃醋了,不可以吗?”邵宇寒傲娇地说道。


    邢克瑶一脸幸福地偷偷笑了笑。

 

 

    “阿姨,您可以把那边的横幅递给我们吗?”一旁的啦啦队的女生笑着说道。


    邵宇寒接过邢克瑶手中的横幅递给其中的一个女孩,女孩一脸花痴的看着邵宇寒,“谢谢学长!还有你长的真帅!”


    从老阿姨到帅学长,邢克瑶心里很不平衡。


    “哎!同学,她是你们的学姐,不要叫阿姨,要不然我未婚妻会不高兴的!”邵宇寒看出了邢克瑶的不平衡,他叫住了那个啦啦队的女孩解释道。


    “学姐好,不好意思了。”女孩们尴尬的叫道。


    “那个学长好酷啊!”


    “对啊!他对她未婚妻好甜蜜啊!简直是宠妻狂魔啊!”


    “好尴尬啊!害我们吃了一碗狗粮!”


    “都中年人了还这么腻歪,真是齁死我们了。”


    “他好会哄老婆啊!好羡慕他未婚妻啊!”


    几个女生一边走一边小声议论着。

 

 

    “邵宇寒!你真是怎么总干这种令人尴尬的事情呢!”她一脸俏皮地说道。


    “任何时候我都不想你不舒服,而且尴尬这种事,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他搂着她的肩膀一脸甜蜜的说道。


    他好像一直以来都像个老父亲似的宠着他的小女孩,任何时候他都不想她有任何的不开心。


                                          ——木子艾

 

评论(2)

热度(3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