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番外1

 

    来哈佛已经有两个月了,邢克瑶开始适应了这里快节奏的大学生活。这里是和国内截然不同的两种环境。在邢克瑶看来,这里的人很冷漠,很自私,她的热心肠通常会被人践踏到脚底…… 


    邢克瑶在这里也只有卫兰和易骞两个朋友,还有一直未露面的卫兰和易骞的好朋友——邵宇寒。至于学习,她只有加倍努力的学习才能不被土著的美国学生看不起。虽然她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可她也不会让这些东西影响她。所以学习到凌晨两三点似乎成了她的常态。 


    邢克瑶一般喜欢休息的时候看一下学校的论坛,上面除了一些八卦还会发布一些学习方面的资料,那对她都是很重要的资源。 

 

 

    那天,邢克瑶刚在图书馆看了一天的临床医,她伸了个懒腰。论坛上的一条信息引起了她的注意。 


    我是波士顿儿童医院骨髓瘤病房的一名实习生,现在我们科里有个4岁的小病患,患急性髓系白血病已经两年了。两年中一直在等待合适的造血干细胞,可身边的人都做过配型了,都未找到合适的造血干细胞。眼看就要错过移植的最佳时间了,大家都是学医的,救死扶伤是我们的职责,有愿意做配型请跟我联系。 


    看了这条信息,邢克瑶有些动摇了…… 


    正当她犹豫要不要去做配型时,她接到了中华骨髓库的电话,告诉她,她的配型和一个急性髓系白血病的患儿正好相符,而那名患儿现在就在波士顿儿童医院骨髓瘤病房住着,问她是不是愿意去做造血干细胞移植。 


    邢克瑶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邢克瑶这才知道,学校论坛上说的那个急需骨髓移植的患儿和中华骨髓库说的那个小孩子是一个人。 


    她甚至没来得及和她的爸妈还有噬姐如命的邢克垒商量就自己做了决定。她知道如果她告诉他们,或许他们不一定会同意,她不想每一个爱她的人为她担心。除了邢克垒和邢胜男,家里人没人知道她在中华骨髓库里流了信息。 

 

 

    为了保持一个好的体魄,邢克瑶竟开始晨跑,可她最讨厌的运动项目就是跑步了。 


    “你怎么开始晨跑了?你不是向来最讨厌跑步吗?” 


    卫兰刚下夜班就看到了晨跑的邢克瑶。 


    邢克瑶尴尬地笑了笑。 


   “你看到学校的论坛了吗?” 


   “你是说我们医院那个叫angel的小女孩吗?就是得急性髓系白血病的患儿?” 


   “她叫angel?这么好听的名字?” 


   “邢克瑶!你少岔开话题!” 


   “是中华骨髓库给我打的电话,这是我们的缘分,不是吗?”邢克瑶撒娇地拉着卫兰的手。 


    卫兰无奈地摇摇头,她知道她是拗不过固执地邢克瑶。不过身为医生的她也想不出不让她去的理由……她很清楚,那个叫angel的小女孩有多么需要她的造血干细胞。 


   “什么时候?我请假陪你。” 


   “一周以后!卫兰,我就知道你最好了。”邢克瑶兴奋地抱着卫兰。 


    因为希波克拉底的誓言,邢克瑶知道,卫兰一定会理解她的…… 

 

 

    一周后,邢克瑶住进了波士顿儿童医院,为给angel做造血干细胞移植做前期的准备。 


    一会儿就要做造血干细胞移植了,虽然邢克瑶知道这跟抽血没什么区别,但她还是有些紧张。 


    她从层流病房里出来,散散步想要分散分散她紧张的情绪。在医院门口,一个壮汉突然倒在了邢克瑶的面前。邢克瑶不慌不忙地帮他进行了心肺复苏,在急诊医生到来之前为他争取了最宝贵的黄金四分钟。和急诊医生交代了一下后,邢克瑶才想起她这次来医院的目的。 


    邢克瑶急匆匆地就往骨髓瘤科的层流消毒病房走去,她知道那个叫angel的小女孩还殷切地等着她。 


   “你是第一天来医院吗?” 


   “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对病患投入太多的情感是件很不专业的事情!你是一名专业的神经外科医生,而不是那些只会安慰人的心灵鸡汤!” 


    邢克瑶路过神经外科的走廊,看到一个亚洲人正在训斥一名低着头的年轻医生。 


    那个训斥人的亚洲人,邢克瑶记得他。他就是开学典礼上,作为优秀毕业生给他们做报告的学长,也就是卫兰和易骞口中的好朋友——邵宇寒。 


    这其实是他们第二次见面了,但当时的邵宇寒却以为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如果麻木就是专业,我宁愿永远都不专业!”邢克瑶静静地说道。 


    邵宇寒回过头,看到一个女孩,那女孩的眼神是那样的坚定而又清澈。 


    曾经他也这般感性…… 

 

 

    “瑶瑶,你怎么还在这儿?” 


    卫兰终于在神外的走廊上找到了邢克瑶,她告诉邢克瑶,骨髓瘤科那边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邢克瑶这才又一次记起她来医院的任务。 


    来到骨髓瘤科的层流病房,邢克瑶一边听着angel的主治医生的训斥(ps:美国人一般都很讨厌迟到的人),一边换上了手术衣。 


    面对医生的指责,邢克瑶只是默默接受,并没有过多的解释,毕竟是她迟到在先…… 


    她为什么不解释一下呢? 


    邵宇寒站在层流病房外面默默地想道。 


    层流消毒病房外面,卫兰紧张地看着里面的邢克瑶。 


   “那个女孩……你认识?”邵宇寒指着层流病房里面的邢克瑶问道。 


    卫兰点点头,“新生开学典礼上你们见过的啊!是我的好朋友,算起来也是你的同门学妹吧!她在江宁中学的班主任是刘万辉。” 


    邵宇寒点点头。 


   “造血干细胞移植在血液科不算是大手术吧!没事的!”邵宇寒安慰道。 


   “可是……邢克瑶最怕疼了……记得有一次她高烧39°,一向怕疼而不肯去医院打针的她硬是给生生抗下来的。” 


   “为了加分这点疼还算得了什么!”邵宇寒冷冷地说道,他以为她是为了加分才同意这次的骨髓捐献的。 


   “邵宇寒,你误会她了。她来捐献造血干细胞,学校里并不知道,早在两年前她就在中华骨髓库做了登记了。而且她还把那两万美金的补助捐了出去。”卫兰替邢克瑶解释道。 


    邵宇寒羞愧地低下头,好像是他小人之心了。 


   “其实你们还挺像的,都有一股不服输的精神。但不一样的事,她比你更像一个人。她比你感性,这点你不得不承认!”卫兰一语中的的说道。 


    回想起邢克瑶刚才的那一句话,邵宇寒点点头,好像是这样的…… 

 

 

    历经五个小时,邢克瑶的造血干细胞被输入到angel的体内。angel被重新送回到层流病房,她还要进行一系列的后续观察和治疗。邢克瑶则自己走了出来。 


   “瑶瑶,没事吧!” 


   “嗯,希望移植后她可以没有排斥反应,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毕竟她才四岁,还有大把的美好生活等着她。”邢克瑶静静地说道。 


   “瑶瑶,我问的是你啊!你那么怕疼,没事吗?”卫兰扶着邢克瑶关心地问道。 


   “当然疼了,可是……这也算是我和那个女孩的一种缘分吧!”邢克瑶微微笑了笑。 


    邵宇寒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上一秒他还讨厌她的鲁莽,现在他好像开始欣赏她了。先不说前期的动员剂注射,就是单单这五个小时的造血干细胞采集就很难受了。更何况是她这样一个打针都怕疼连发热都习惯硬抗的女孩…… 


    卫兰正准备打车送邢克瑶回家时,邵宇寒突然开口说道,“我送你们吧!” 


    邢克瑶这才发现了邵宇寒的存在,她记起刚才好像他们闹了点不愉快,她也觉得自己刚才太莽撞了,有些不礼貌…… 


    邵宇寒似乎也看出了他的尴尬,“确实对病人投入情感会让你失去理性的判断,这很不专业!但是和麻木相比,前者好些!” 


    卫兰一头雾水地看着莫名其妙的两个人。 


   “你好,哈佛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系大四邵宇寒。” 


   “学长好,哈佛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系大一新生邢克瑶。” 



                                           ——木子艾

 

 

 

 

 

 

 


评论(4)

热度(4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