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小妖精

番外2

 

    邵宇寒不知道抽了什么风了,竟会在深夜十一点和邢克瑶出现在她常去的那家酒吧里。


    好像自从遇到这个小丫头以后,他原本很规律的哈佛生活全乱了。连易骞都吐槽他变了,变得……像个正常人了。虽然很好笑,但易骞就是这么说的。就像此刻应该在图书馆里看书写论文的他却出现在了糟乱的酒吧里。却只是因为担心刚教训完卫兰男朋友的邢克瑶会酒后失控……


    邵宇寒跟着邢克瑶来到酒吧。


    一进门她熟练地和好几个服务员打着招呼,邵宇寒皱着眉头,他猜想她一定常来吧?不过也是,向他这种只知道图书馆,教室,公寓三点一线的奇葩整个哈佛也没几个吧。


    怕自己会喝醉,邵宇寒还是和服务员要了一杯柠檬水。邢克瑶有些鄙视地看着他。


    “师哥,来酒吧只喝柠檬水会让人看不起的哟!”


    邢克瑶微微笑了笑,然后把自己杯中的威士忌一饮而尽后,又和waiter要了一杯。这已经是她今晚的第三杯了,眼看她就要醉了,邵宇寒把自己的柠檬水递给她,“借酒消愁愁更愁!”


    “曾经我也这么劝过卫兰,就在这间酒吧,这张桌子上!”邢克瑶苦笑了一下。


    她记得那天,卫兰无意间撞见了她的渣男男朋友和他的初恋女友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然而她却没有勇气上前去质问他们,而是拉着邢克瑶跑掉了。


    或许在这段感情里,一开始就是不公平的……


    “卫兰……她不像是那么不理智的人啊!”


    “师哥一定没爱过一个人吧?”邢克瑶没有理会邵宇寒递过来的那一杯柠檬水,而是自顾自的喝了那一杯被邵宇寒拦下的威士忌。


    邢克瑶的这个问题让邵宇寒很失落……


    “如果你爱过,你就会明白,爱情里是没有理智和公平可言的……”


    “那……你爱过吗?”


    邵宇寒期待地等着她的答案,可邢克瑶的答案却让他很失望。


    她说她爱过。也是那个人在她十七岁的时候,教会了她什么叫做一往情深而又一文不值……


    而邢克瑶的那一滴犹如珍珠般晶莹的眼泪在邵宇寒看来是那样的讽刺。

 

 

    邢克瑶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并没有躺在她自己的床上。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还是昨天的那一身,她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又看到床头柜上摆了一张邵宇寒的独照,她猜测这可能是邵宇寒的公寓。


    果然,邢克瑶在客厅里找到了邵宇寒。


    听到有悉悉簌簌的脚步声,邵宇寒拿从沙发上坐起来,和邢克瑶打了个招呼。


    “师哥,对……对不起,昨天晚上害你睡到了沙发上。”邢克瑶不好意思地说道。


    邵宇寒点点头,然后他热了一杯牛奶递给了邢克瑶。她有些犹豫地接过牛奶,不过最后还是把牛奶喝了。


    “师哥,昨天晚上我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邵宇寒沉默了一会儿,“出格的事倒是没有,只是你哭了。”他微微说道。


    邢克瑶疑惑地看着她,她使劲地回想着自己到底有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


    “你说,你也曾经爱过一个人,也是因为那个人你学会了什么叫做一往情深而又一文不值!”


    邢克瑶顿时有些尴尬。


    师哥啊!这种事干嘛要讲出来呢!你自己知道就好了!很尴尬哎!


    邢克瑶默默想道。


    “想听故事吗?”邢克瑶突然很想跟人说一下她的青春。


    邵宇寒点点头,“你想说,我就听。”他静静地说道。


    然后邢克瑶开始和他讲述着她和李君昊的故事,那是她的整个高中生活……

 

 

    他叫李君昊。


    他很帅,学习好而且篮球打的也很好,所以很多女生都很喜欢他。其中就包括刚刚情窦初开的我……


    文理分班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去帮班主任领东西时,路过我们学校的篮球场,正巧碰见了打篮球的李君昊。从那以后,他扣篮的样子就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或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吧!


    为了他,我加入了啦啦队。其实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并不是那么招摇的一个人,所以我刚进啦啦队时,身边的好多朋友都以为我抽风了。


    李君昊是个很帅而且又很风趣的人,所以他身边也少不了那些可爱的女生,以至于我进啦啦队两个月了也没和他说上几句话,更没有勇气在中场休息时给他递一瓶水。知道半年后……


    半年后,文理分班,我和他竟分到了一个班里,还很‘巧’地成了同桌。他以为的巧合却是我拜托班长换来的,为了避嫌我还和我们班长编了一个理由,那就是要他帮我补习数学。幸亏我数学差点,要不然就凭我班级第五的成绩,我还真想不出什么理由呢!


    天冷了我会给他带热牛奶,天热了我会给他带冰可乐……或许是我做的太多了吧!他好像发现了我的暗恋,有一天他问我,是不是喜欢他?我激动地说是。他说,既然喜欢那就在一起吧。然后我们就这样顺理成章地成了男女朋友。他这个人很nice,跟他在一起感觉还蛮好的,就是总感觉是我一直在付出,而他很被动。


    而我一直以为我们的喜欢是双向的,可那个女孩的出现,却让他动摇了,我知道我输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心里一直有他的初恋女友,原来我们这一年半的相处不过就是他和他朋友打的一个赌。终究感动是代替不了爱情的。


    我这个人向来就是这样,不喜欢拖泥带水更不喜欢暧昧不清。所以当他的前女友出现后,当他在我和他前女友摇摆不定时,我剪短了长发,潇洒地和他说了分手。而我们的哈佛之约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最后他去了北京,而我却来了波士顿。

    

 

    果然,出场顺序很重要!


    邵宇寒小声嘀咕道。


    “师哥,是不是觉得我的青春还挺苦涩的。”


    “没有,我觉得你的青春喂了狗!”邵宇寒调侃道。


    突然他注意到邢克瑶的手背和脖子上起了一大片红疹,他皱了皱眉,“你过敏了?”


    “其实我对牛奶过敏!”邢克瑶不好意思地说道。


    邵宇寒翻了个白眼,瞬间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了。他从柜子里拿出药箱,把一粒抗过敏的药递给她,然后又从药箱里拿出一只药膏来帮她抹上。


    “亏你还是个学医的!以后要习惯对别人say  no!”


    邵宇寒发现,她好像总是喜欢迁就别人。宁愿自己受伤也懂得拒绝别人……


                                          ——木子艾

 

 

 

 

 

 

 

 

 

 

评论(1)

热度(31)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